[伏八/猿美]Shortsightedness

K|本篇设定


[100º]

 

伏见完全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近视的,不过这倒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视力正常的时日对他来说没有多久。在发现了可以避开现实世界的方法后,他把精力都放在了终端和游戏机上,总是一直盯着那小小的屏幕,导致很小年纪就戴上了眼镜。

 

当他第一次感觉到看不清楚远处的东西时,还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倒不如说不近视才是不科学的。视力这种东西也没有去在意,无非是鼻梁上多了点东西,只要能暂时避开这个肮脏的世界,这些又有什么。

 

 

[200º]

 

刚开始上学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不过这也仅只是那种大多数时间可以离开家的喜悦,能够远离那个人。可学校里总是千篇一律,第一天还有点新鲜感,几天后便彻底的无聊了。

 

周围的同学,似乎没有一个可以值得让人去交流的,全都是无聊透顶。

 

结果就成了换个地方打游戏。

 

“喂,你看样子像是个富家少爷。”

 

闻言伏见抬头瞟了眼,然后迅速把视线转到一边。

 

大概又是高年级生勒索钱财。给他们就是了,反正这些人也是把钱花到游戏上。

 

不过被别人粗鲁地拽着领子谁都不会喜欢吧。经过晃动后眼镜有些歪,这样反而看不清楚那些人的嘴脸了。

 

是不是该给这些人一些教训。

 

“你们在做什么!”

 

这样一句话传入耳中,感觉到阳光一样的生机,但也含有一丝稚气。

 

伏见不由地看向声源处——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制服,原来也是同级生,一头橘色的头发着实挺惹眼。

 

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伏见自己知道。如同存在着不可抵抗的力量,他没有快速把视线移开。目光落在那个人的眼睛上,原本深邃的目光猛然呆滞,好像时间定格在一个点上。

 

 

[300º]

 

与名叫八田美咲的人结识。

 

事实上在他说出来之前伏见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那个人给人的感觉的确有一些不同,不像是伏见见惯了的“其它人”。

 

“不是很喜欢学校啊,我们逃课怎么样?”八田问道。

 

“啧。”伏见挑眉,什么也没说就跟上去。

 

具体来说到底是什么地方和别人不一样呢?感觉那种东西是说不上来的吧。整个人都与众不同。可能在普通人看来他也不过是一个国中生,但是照伏见来说,看到他就像看到整个世界的另一面,此后他便成了在世界中唯一尚存在的兴趣。

 

“感觉每天能够和自己说话的只有猴子,老师好像也不是很喜欢我。”看着远处大小各异的房屋,八田不知不觉地说,“不过也没必要去在意那些。”

 

见他一副很坚强的自我安慰的样子,伏见问:“是想要更多朋友吗?”

 

“朋友多的话感觉一定很棒啦,小学没来这边的时候也有挺多朋友的,”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八田凑到伏见旁边,“不过和猴子在一起也很棒哦,猴子超级厉害的,所以只有你一个朋友就特别满足。”

 

“朋友吗?”伏见的眼神有些恍惚。

 

在八田看来他的思想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啊,好麻烦,还是毁灭世界好了。”

 

突然听到这里,伏见完全搞不明白话题是怎么跑到“毁灭世界”上的,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却换来对方一个朝气蓬勃的笑容。

 

“要是真的能毁灭世界就好了。”

 

远处的字变的模糊了。

 

 

[400º]

 

“累死人了,”八田趴在桌子上,“这些题简直要人命。”

 

伏见无奈的一摊手,“我没有挑难题。”

 

“你说我是不是天生就不会学习?”

 

伏见不耐烦地咋舌,“没有的事,我看你就是不想学。”

 

“没办法,天生不喜欢学习倒是实话。”八田想了想说,“我就觉得,还是不要升学了。”

 

伏见把眼镜拿下来,“现在是这么想的?”

 

“其实一直都是这么想的……猴子呢?”

 

“无所谓,”伏见把眼镜甩来甩去,“不过想的和你差不多。”

 

你是怎么想的,那我也会去怎么想。就算你要跑到天边去,也要追上你。

 

八田故作调侃:“可是你成绩那么好。”

 

“真是明知故问。”他凑上去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而后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还是没怎么长高。”

 

“是你近视好吗。”八田鼓着脸颊,把那个被伏见当作笔一样乱转的眼镜夺过来后重新给他戴上。

 

对于这个人,真的是太喜欢了。

 

喜欢看见他上课因为听不懂无奈抓狂的样子,喜欢他在课间午后趴在自己腿上睡着,喜欢和他一起去游戏厅,喜欢看见他面对牛奶时的纠结……喜欢他的一切。

 

不知道离开了学校,又会看见怎样的他呢。

 

上天赐给他一个不堪的世界的同时也赐给他一个天堂一样的世界。那像是一团明亮的闪烁着光的火焰,他将在里面找到一个同时包涵着亲情、友情和爱情的炽天使。

 

伏见完全陷入到一个世界里,那个世界,其实只有他一个人。

 

 

[500º]

 

火焰似乎能够吞噬一切。

 

但是接触到这种火焰的时候,却没有了那种被灼烧的感觉。

 

接近了之后才会发现和自己本身所期待的不同,比如现在正映在他镜片上的红光。

 

也是一种尝试,当然多是为了身旁的那个人才会的尝试。

 

“美咲。”

 

“嗯,”他抬起头看着他,“怎么了?”

 

“没事。”不过是突然间想叫他的名字。

 

若是这样的注视能够一直下去就好了啊。

 

后来十束曾经多次提醒过他,不过也都是无用之言。

 

只有一直跟在他的身后才是最好的吗?

 

“美咲。”

 

第二次叫住他,重新拉住他的手。

 

应该是预料到了会这样,八田带着些许嗔怪的眼神看着他,可依旧在微笑着:“有什么事就好好说出来啊。”

 

像是忘记了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一样,伏见有些愣住了。那样的他映入眼帘,是再怎么样也不想失去的,他的眼神,他的话语,他的全部。

 

都是属于自己的才对。

 

少见的,他露出了笑容。不做言语,上前拥抱着面前人。

 

“怎么回事啊你。”八田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有些无奈的任他抱着。

 

那一刻伏见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中来。带着不情愿和无限的幻想。

 

总是走在前面什么的,容易让人赶不上的。因为这种事情而失去你,想想都让人生气的啊。

 

明明还在抱着他,切身能够感受到他的体温,却感觉已经离他很远了。过分的,让人感觉到疼痛。

 

不行的啊,这样的你怎么能让给别人呢。

 

看着我吧,这就够了。

 

 

[600º]

 

如果会怎样,从来不该是我去考虑的事情,我只知道我要你看着我。对于众多假设,置之不理就好。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感觉。

 

“美咲。”

 

第一遍,他唤着他的名字。不由自主地愣住了。

 

“美咲。”

 

再次叫他的名字,打破了自己脑中的幻想,碎得不可复原。

 

“美咲。”

 

最后一刻喊出他的名字。

 

心里满是恨意,对所有的一切的恨意。

 

恨这个世界。

 

明明希望一直都是在他身边,接触他的各种事情,永远都让他是自己一个人的。为什么会又自己把他推开了,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名副其实的背叛者。

 

不,不是呢。

 

S4的宿舍像极了那个房间。

 

偌大的屋子里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该说些什么好呢?除了喊叫他的名字。

 

居然连那样的竭力呼唤,也是无声的。

 

拼命地把所有的感情都压制在心里,总有一天这样本就脆弱的心也会四分五裂。

 

不久前的画面每到夜晚总会在脑中出现,不断提醒着什么。是呢,已经不在那里了,已经成为背叛者了。

 

万花筒一般的世界那么厉害的吸引着人们,怎么到我这里就成了他一个人呢?连忘记都做不到啊。

 

他深蓝色的眼睛望不见一点光,比这无尽的深夜还让人觉得深邃。

 

长久的骇人的安静,结束这样的安静的是更深重的寂静。

 

为什么会做不到,做不到不去想你,不去忘记你。为什么你又不能……不行……回来……

 

思绪像是断了线,神经混乱得不知所措。

 

眼泪硬生生的涌出眼眶,像是平静的海面上终于掀起来的滔天巨浪。用手狠狠的捂着眼睛,还是止不住满溢的痛苦。泪珠滴在眼镜上,不管怎样是都看不清楚了。

 

锁骨旁的伤口还在真实的痛着,但真正痛的地方却不像是那里。

 

微妙的对那种东西抱有希望,却又轻易决断地放弃了其中的一部分。

 

那天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望着那人的笑容,回想着曾经的一切。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这般模样。

 

至于身上为什么会穿上这样的制服,可能也是觉得和Homra相比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才更加适合自己。

 

他的脸上露出一个苦笑。

 

要说背叛者,究竟是谁呢?

 

再见了,那人已经不复存在。

 

 

[700º]

 

痛恨着。自己被痛恨着的感觉还说是快乐吗?

 

不如说一切都是他的过于“冷静”造成的。没有一丝动摇地一心去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把一个人弄得异常可怕。

 

从那以后,见到他的机会变得少了,但是对于他的思念可是不减反增。

 

现在觉着,还如同梦境一般的不真实。

 

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会说让他变得生气的话。所谓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除了当事人之外又有谁看不出来他的所作所为究竟为了什么。

 

也已经习惯了吧,这样的不解人意。可就算如此他也从没认真的说过,宁愿被当做是背叛者。至少能够得到他的关注。不再想独自一个人了,一直这样的话就永远都不会失去他了。

 

当一扇门上了锁,紧接着就会有另一扇门被打开,通向的地方也完全是不同的。

 

再次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是站在了不同的立场。病态的言语和带着锋利的刀刃的讽刺,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

 

也正因此,他只待把每次能够见到他的机会都视作珍宝。用尽办法索取值他的目光。

 

时间在变换着。

 

“我说,猿比古,安娜的事谢谢你了。”

 

听到这样的话语,着实让人不知所措。之后的事情,其实也都明白。

 

一边想着他,一边只能在一旁。这是怎样的感觉。在无边际的时间长河里,那一刻总能给人带来触动。

 

思想停在了这里。

 

想要说一件事,或者只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话。回忆着曾经在A与B之间的犹豫不决,最终不过引向了同一个结局。就像交叉在了一起的世界线。该用什么办法去改变吗?

 

说实话,如果倾尽全力,放弃了包括生命的一切,也能过有所改观吧。但是为什么没有那么做。想要他更深切的永远铭记吗?还真是个贪婪者。

 

眼睛似乎又看不清楚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800º]

 

在石板消散的时候,是一种解脱一般的感觉,它所束缚住的,究竟包涵了有多少。原来,不只是所谓的王啊。

 

“已经够了吧。”

 

“什么?”从他遇见眼前这个人开始,就被他不经意间的话一次又一次的震惊到的,他喜欢把那称作一百分的话。而在这个时候更是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

 

“我说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关系,可以结束了吗?很烦人的啊。”

 

“美咲,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想让我和以前一样陪你过那种和同伴在一起的无谓生活吗?你好歹也要看清现实吧。”装作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保持着那种挑衅的语气。

 

“你在逃避什么啊,猿比古,”八田忍着怒火,上前一把拉住他的领子,“没有看清现实的是谁啊,我不是一直都告诉过你吗?是啊,我不懂,但是你要好好说出来给我听啊。”

 

八田红着脸说着,为了显得更有气势还踮起脚尖,现在的样子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伏见忍不住顺势把他揽到自己怀里。

 

“唉?”八田一惊,“做什么啊你!”

 

“怎么了吗?美咲,以前不是经常这样吗?”

 

“我是说啊,你突然间的也不……啊,真是够了我刚才说的话你都没有听吗?”八田睁大眼睛看着他。

 

听了哦,他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认真地听了,只是这次有了些不同罢了。

 

不敢向前看,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想这个样子。

 

面对这样的话,为了掩饰心里的恐慌,只待故作姿态。

 

思考着,想让时间在那时停下。

 

 

[900º]

 

“给我好好看着我啊,一句话都不说这算是什么!”

 

居然会说出来那样的话,真的是和以前不同了吧。还是要妥协吗?还有机会吗?

 

没办法啊,面对面前这样的人,由不得自己去多想。

 

“啧,”伏见避开他的视线,“啰嗦。”

 

直到这时八田才觉得好像有些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了。

 

满是不幸和曲折,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已经找到了去面对他的方法。

 

“谢谢,猿比古。”八田直接扑到他怀里。

 

不过这种像是小孩子一样闹别扭最后又重归于好的概括方法,还是会过于单纯了。

 

那示意着的是自己的不堪还是世界的差异。

 

他有时候就想,不管有没有Homra他们之间终究是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吧,因为他们所注视着的地方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要重新把一切重新回归原点,还会再一次体会到那种痛吗?

 

对于这样的结局,明明已经很好了吧,但总归是不满意。

 

不知道是自什么时候起,面对他已经不能再去正常的控制自己行为。失去了原有的冷静和沉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他能够做到将手中的刀剑指向八田的那一刻吗?不,或许更早吧。

 

毕竟那些事它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不管是否还会去回想,它都已经发生了。

 

能够加以揣测的,也只有明天的事情。

 

或许那样就能够验证,他是否想要的是平淡无奇的日子,还是不然呢。

 

 

[1000º]

 

再怎么口是心非,这种突然的转变也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当八田听到对方不知道是个什么鬼意思的莫名发言,直接笑了出来,“恋人的话不就是应该这样吧。”

 

“是吗,那这样也随便喽?”

 

伏见上前深吻他,轻咬着他的嘴唇,舌尖不断向里面索取。

 

毫无防备的八田,则是在慌乱中被吻得透不过气。

 

是啊,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对自己的感情逐渐成了这个样子呢?

 

或许一开始就是吧。

 

“哦呀,不好意思啊,刚刚不小心弄掉在地上了。”

 

“啊,真是笨蛋啊。”伏见只是这样说着,把那眼镜放到一边,然而向周围看去,还真的是不适应。

 

“你近视多深了?”看着他的样子八田皱起眉。

 

“不知道呢,”伏见随口说着,“有1000度?”

 

“那你还能看见吗?”

 

“就不能好好保护你的眼睛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开始泛泪光。

 

“反正都要戴眼镜,多少度不都一样。”

 

“那是笨蛋才会说的话。”在眼泪涌出来之前八田把脸埋到他的肩上。

 

看着为自己而担心的美咲,他不由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没关系,开玩笑的。”

 

 

[0º]

 

至于思来想去也无法想明白的时间线,究竟在如何变化,都是无谓的事情了,哪怕是谎言也好,这样的彼此让人满意到想哭出来。

 

假的也好。

 

“为什么不把眼镜戴上啊 。”

 

“我不想透过眼镜去看你。”伏见把那副眼镜夺过来。

 

“什么理由啊,你都不会说些别的吗?”

 

“呐,美咲知道为什么吗?”

 

“我怎么会知道啊,你还真喜欢让人猜心思。”

 

“其实我不近视的。”他微笑道。

 

“别骗我了,不然为什么要戴这么厚的眼镜。”

 

“眼睛是用来看这个世界的,但就算你离我再远,我也能看清楚。”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无比清晰的世界。

 

伏见吻上他的额头。

 

偶然间的注视,像一个路标带着我向前寻觅,哪怕被层层迷雾笼罩,看不清楚路上满布荆棘。

 

你出现在我的身旁,不作声响也不做言语,踏着你独有的脚步,我闭上眼睛,黑暗早已经笼罩多时,但仅凭你的气息也便知那人是你。

 

存在于不同的世界,不知何时触动人心地突然相连。

 

所言为何物?那是我们的故事。

 

END.

2016.11.07

 

----------

Happy Birthday to Saruhiko!

每次看lsw感觉真的是都不一样啊,超级多的感触。还是觉得这样粗俗的文字对于猿美的超过了爱情的爱真是把握不当。。。

 

 


评论
热度(35)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