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凉]君の知らないど世界

SDR|Zero小说设定

 

要说是从什么事么时候开始的,就连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应该也不知道。唯一能够确定的一点就是——江之岛盾子绝望了。

 

在这之后又会怎样呢?发生什么让人激动无比、想要把一切都毁灭的绝望、还有让自己也感到从未体会到的事情吗?只有这个人自己才清楚吧。

 

-

 

大树的枝叶荫蔽起了阳光,日界线在变换运转着,不知不觉地时间就已经到了这个时候。

 

音无凉子从床上坐起来,眨着她的眼睛想要定神,蓝色的双瞳却不听话地像是配近视镜时散了光之后一般模糊不清,她伸出手打算揉一揉, 本能却在此时驱使着她。

 

好像要先去做什么事情。

 

笔记本就放在伸手便可以拿到的地方,封面上写着“音无凉子的记忆笔记”。

 

“让我看看……”她翻开笔记本,认真的浏览着首页的文字,“先戴上放在梳妆台镜子边上的美瞳,是这么一回事。”

 

“真是麻烦的很……”她一边碎碎念一边走下床。对着镜子把柔软冰凉却并非透明的东西放到自己的眼睛里。

 

那一刻,蓝色的虹膜被遮盖住了。

 

-

 

我的名字叫做音无凉子,虽然有着一副普通女高中生的外表却不能和普通的女高中生一样。

 

我有着一种会不断失去记忆的“疾病”,所以必须要用笔记本记录下来。

 

我大概整理了一下我的头发,特地用手把睫毛弄得更向上翘一些,对着镜子甜甜的笑了一下。

 

今天依旧很可爱吧。不说是最漂亮的女孩子,起码能让松田君很喜欢我。

 

提起松田君,我看见镜子里的我脸颊突然红了起来。他是我的医生,现在,我是时候去见他了。我拿着笔记本,冲出宿舍。

 

那个在这个世界上我喜欢的不得了的人,名字叫做松田夜助。

 

-

 

一看到眼前这个长的清秀、拥有柔软而蓬松的黑发的男子,音无凉子便认定他就是松田夜助,蹦哒着跑到他身边。

 

“松田君~”女孩比来之前更加甜美的笑容在扑上去抱住他的那个时候在脸上绽开。

 

松田夜助则是先皱了个眉头,一脸嫌弃的样子说:“你这个笨蛋还不快松开我。”

 

“唉?”凉子怔了一下,“说我是笨蛋吗?”

 

“不然呢?”松田一撇嘴拿起桌子上的治疗方案看着,“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记不住。”

 

凉子听了他的话后回顾了一下之前的事发现果然记不清楚了,只待翻看笔记,同时又把现在的事情记录下来。

 

松田抬起头扫了她一眼,紧接着又继续低头看文案。

 

“baka.”

 

-

 

当松田君把那些戴在我头上的仪器取下来时,我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觉。今天在治疗的时候我鲜有的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松田君使用了什么药物。

 

而更加恐怖的事情是,我除了这些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括我的名字。当我看到放在一边的记忆笔记时,我才明白我应该去看那里面都记录了些什么东西好让我赶紧回想起来。

 

结果在我慌忙地穿上鞋正要起身时,混乱的头脑加上突然重心不稳使我向前扑到在地,直接侧坐在了地上,冰凉的地板紧贴着我的大腿,最狼狈的啊,还是额角磕在了松田君平时坐的旋转椅上,虽然没有流血,但那感觉着实也太不好了。

 

“疼……”我打算扶着椅子站起来时,余光看到了旁边的松田君。

 

紧接着就是一声训斥:“你这个笨女人在做什么!”

 

-

 

“抱歉呢松田君。”本就疼痛的额头加上刚刚被松田大声吼叫,凉子的眼睛里开始泛着泪光。

 

“给我道什么歉,究竟是谁身上疼啊。”松田拿着消肿药和棉球处理她额头上的伤口。

 

“因为因为让松田君生气了,还给松田君惹来麻烦……”一滴泪珠划过她的脸颊。

 

见此,松田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啊,你平时是会这么容易就掉眼泪的吗?说你笨你就算是配合也要有个限度啊,就不会慢一点走路吗?”

 

“不是啦松田君,是有原因的。”她又一次扑上去抱住他。松田赶快把还拿在手里的玻璃瓶放回桌子上,听着她呜咽着说出来的话不禁因为她的可爱而笑了起来。

 

超绝望啊。

 

-

 

我大概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那期间还不忘不断地回忆着之前的想法,以免连自己为什么哭都忘记。

 

给我处理完伤口以后,松田君冷冷地望着我,像是在等待着我对于原因的解释。

 

这个人很过分啊,为什么这样对待女孩子。

 

“在做完了治疗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像是早上刚刚睡醒一样,”我向松田君诉说着在那一刻我内心的想法,“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那样的话,治疗其实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吧。”

 

“什么啊因为这个。”

 

“唉?”我被松田君的话弄糊涂了,“什么叫‘什么啊因为这个’,我可是为这个而无比伤心的啊。”

 

“你听着,就算是我,也不能很快速的一次治疗就能够改变你现在的记忆情况。”

 

“就是因为是拥有超高校级的精神学者才能的松田君,所以说才会为此伤心欲绝,不想让松田君的工作白费啊。”

 

“你是这么想的吗?”他一笑。

 

“嗯,”我点头,“如果连身为超高校级的松田君也做不到……”

 

“你不是把我的才能记得清清楚楚的吗?”

 

“唉?”起初听到松田君的话我一愣神,一种像是阳光包围了自己的感觉,那种感觉大概就是被松田君拥抱着一样的感觉,“那个是……”可是并没有过多久,那份在我心中剧烈燃烧起来的希望便不复存在了,“你在开玩笑啊松田君,那个是刚刚在笔记本上看到的。”

 

-

 

眼前这个让她喜欢的不得了的人给音无凉子带来的却是一种就算不看笔记本也知道的以前从未体会到过的感觉。“呐,不想离开松田君。”

 

“嘛,就算是丑女也会说出这种话吗?”松田一挑眉。

 

“嘴巴还是这么坏啊,”凉子抬眼嗔怪地看着他,“但是松田君听到这个也很高兴的吧。”

 

“我为什么要因为丑女而高兴。”

 

“因为我们是恋人啊,松田君是我最喜欢的人,”凉子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说这话的时候还调皮地把“最”字的尾音拖的特别长,“如果我的记忆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松田君也会很困扰,最终有一天还是会离开我的。”

 

松田这次紧紧地抱住她,好像要把她用自己的双臂牢固的锁住一样。

 

“但是,不想那个样子。”凉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哭腔,反而嘴角扬起了一个笑容,还像那个时候一样甜,“松田君,今天不想回宿舍啊。”

 

-

 

我是在这个学院被休学了的女高中生,不断的失去着我的记忆。

 

刚刚发生的事情没过一会我便记不清楚了。

 

但是我知道,我一直都记得的就是我喜欢一个叫做松田夜助的人。尽管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就算是忘记了他的样子,笔记上画满了他各种各样的画像,我也一直都记得他的名字,记得有他的存在。

 

还真的是充满希望啊,松田君对我来说。

 

如果把这样的一份希望倒转过来,又会发生什么?

 

世界是一个圆,绕着一群人围起一个个由圆组成的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本已经预将分开的事和人,又会被围进同一个圈。

 

绝望认为,命运是一个死局,根本躲不开,无法破解。

 

黑夜为白日的舞台落下帷幕。

 

我在橙黄色的灯光下坐在书桌边看书,外面的声音不时传进我的耳中。

 

好像是在向我发出什么信息。

 

这个学院已经变得凌乱不堪了吧,迟早会出现什么连整个世界都能惊动的事情。要是我能够远离这些就好了,真想和松田君一起离开这里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做完了研究,他向我走了过来,眼睛盯着我手里那本不太厚的书,然后翻过来看了一眼书的封面,想了一下问我的道:“书里的主人公是谁?”

 

我回答说:“大庭叶藏。”①

 

松田君一笑,转身离开前还留下一句:“不错哦,记住了。”

 

我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最近注意力真是越来不集中了。

 

看着书里这一页描写的一位女孩的自述,我不免疑惑起来。其实我早已看到了跟随这本书的附赠短篇了吧,名字叫什么来着?啊啦,不记得了。

 

-

 

希望之峰学院的夜晚真是平静得很,像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表面没有一丝汹涌。

 

可暗处的事情,任谁也看不清楚。

 

松田夜助凑到已经睡着的音无凉子旁,在她脸上落下一吻。“晚安,凉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份宁静已不复存在。

 

“唔噗噗噗噗噗,是盾子啦。”她睁开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END.

2016.10.28

 

①:太宰治作品《人间失格》主人公,之后的那篇为《女生徒》,相信大家都多少了解那本书的内容。

 

--------------------

 

由于是盾子痴汉+绝望残党的松凉短篇,所以还请轻喷

 

 

 

 


评论
热度(17)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