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Other Side

SDR2代|平行世界|ooc有不喜一定勿入



Preface.


是这样啊,我们的世界像是一个已经注定了结局的小岛一样沉入海底,不管在之前它有多绚烂,沉没的时候有多触目惊心的画面和多少人的痛苦呼喊,海面在之后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就像不曾存在。


你在看着什么呢?


说什么啊,其实所有人都错了吧。


超高校级的幸运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会是像我这样的吗?嘛,从结果看来,这明明是超高校级的不幸。


反正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啊,周围的人也是很碍事。真的是超级绝望呢。


原本就不应该去抱什么希望,就不会有绝望的感觉了。


但我心里的希望不就是你吗?最后连唯一的希望都见不到,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这是谁的错?


【Ⅰ】


狛枝走进座落在城市一角的餐厅,仔细打量着里面的陈设装扮,挑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坐下,随意翻看着桌子上的菜单。


这是一个平静得出奇的城市,似乎人们之间连一些小争执都没有。甚至说来,就是希望一样的存在。


在他还在出神发愣的时候,一个服务生走到旁边,笑着对他说:“先生要点些什么?”


“唉?”狛枝抬起头看他,“我先看一下。”


日向创觉得奇怪,明明他已经看了很久了。


“选好了,就这些吧。”


“是。”日向把几个菜品一一记下来。


正当他打算转身离开时,听到对方说:“你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一问把他问愣住了,开始在记忆里仔细翻看着确定是不是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但是什么结果也没有。


还真是幸运呢,第一次就是他。


【Ⅱ】


你在想着什么?其实应该看着这边才对吧。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他再次来到这里,同样叫了日向过来。


“还是昨天的菜品吗?”


“不,我要重新斟酌一下。”狛枝很正经的看着菜单。“我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日向创。”他有些对这突然间的转换话题感到茫然,“怎么了吗?”


“为什么要打工啊?还是学生吧。”


“是啊,先生怎么知道的?”


“不要总叫什么先生的,”他一笑,“我叫狛枝凪斗。”


心里有着许许多多对面前这个人的疑问,可却不知道该怎样问他。为什么会说以前曾经见过我呢?我又为什么没有对他的印象。


狛枝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不要在客人面前发呆哦,日向君。”


为什么,能够像熟悉的人之间这样说话。


“今天要点这个。”


日向有些木纳地动笔写着,心里却不知道又飘到哪里去了。


【Ⅲ】


如果我再也抓不到你的手,该怎么办呢?


“我说,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让我来给你服务啊,今天可是要早下班的。”刚给狛枝点完菜,日向问他道。


“感觉日向君非常熟悉,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


“是吗?”日向还是不太认同。


“是啊,”狛枝依旧坚定道,“每天都来这里,你可能回想起来的。”


“那你为什么总是能恰好在我打工的时候来?”


“因为我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哦。”


“超高校级的幸运?”日向重复着他的话,“像是都市传说的那种东西吗?”


“嘛,大概……”狛枝一笑,有些复杂的意味。


原来也不知道啊。可能真的是多想了,或许二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人还真是难懂啊。“那我就回去了,”日向和他打招呼告别,“再见,狛枝。”


他的笑容映在眼中的那一刻,狛枝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为什么,他会是这样一个人。


【Ⅳ】


第四天他依旧在靠窗户的地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你说以前见到过我,可以说是在什么时候吗?”日向耐不住好奇心,这样问道。


“啊?”


日向看着他还处于没反应过来的懒散状态,加重语气道:“这样直接一点的话,我不是也能更快想明白回答你吗?”


“这样啊……”狛枝放下手中刚准备喝的摩卡,“但是,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里日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不,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嗯……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来问你的啊,还想听你告诉我呢。”


“哈?你连什么时候都不知道,怎么会觉得我们之前见过。”日向一头雾水地开始在脑内努力整理狛枝的神逻辑。


“可能是直觉。”狛枝对他又是一笑。


嘛,这种时候还不明所以莫名其妙的笑是要怎样啊!是在耍我吗!


日向的脑回路炸了。抄起卡在菜单上的原子笔用较圆滑的那一端直接戳在狛枝额头上。


“疼!”


“日向,你在对客人做什么!”


“哦呀,”意识到了之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抱歉啊店长。”


“要对客人说不是对我说哦。”


“是,”日向转过身来,给还在揉额头的狛枝鞠躬,“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停,那孩子看日向君的眼神不大对劲啊。


狛枝看着他的呆毛来了兴趣,伸出手要摸他的头,结果被日向用原子笔一下子将他的手打开了,把菜单挡在他们之间。


“要点什么?”


店长站在旁边看着,过了一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Ⅴ】


雨滴打在玻璃上,让正看着窗外出神的日向回过神来。


很快雨越来越大,店里面的人开始少了起来。


今天,他大概不会来了。


最近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把高脚杯逐个擦干净放好,日向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靠在柜台上托着下巴,眼神恍惚地盯着第二扇窗户。


穿着墨绿色外套的人走进来,虽然在外面已经清理了但依旧有些许水滴顺着伞缝隙滴下来。


“呦。”狛枝一进来就看到了他。


“日向?别再发呆了,他都来了。”


“嘛,店长你那话是什么意思啊……”日向挑眉。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这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和蔼的一笑。


“是。”日向拿起那本“狛枝经常用的菜单”。


“日向君是不是想我了。”见他走过来狛枝直接这么问道。


“你在自己幻想些什么啊。”


“我看到了哦,你有向外面看。”


“那能算得上是什么证据。”


“唉?不要强行逃避哦日向君,”狛枝凑到他旁边,“你看的地方就是我每次回到的地方,就算是无意间也有很多次。”


“啊?你难道每回进来之前都一直在看我吗?”


“你这么理解也不错啦。”


日向有些紧张,不知所措地盯着面前笑得一脸得意的狛枝。


这个人到底在想着什么啊,更加搞不懂他了。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正常人不会干的事。


“hentai……”


“才不是嘞,”狛枝一边熟练地翻着菜单,算着今天该点什么,一边说:“昨天回去后有些想起来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不知道原因,看到一些词句的时候就会想到你。”


“都有什么?”


“像是改造,才能,海岛,希望……还有胖次。”


日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抄起原子笔和菜单这次直接糊到他脸上。


“hentai!”


狛枝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外面的窗户上雨水依旧在从上而下冲刷着,隔着这一层雨水,狛枝的视线落在外面的街道上。


日向君还真是可爱啊。


【Ⅵ】


这个世界,真的不太一样。


“狛枝?”店里本身没其他客人,日向就被他叫来坐在旁边,可他现在却又不说话。


“日向君,”他的手指向窗外,“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别说的像你是被困在病房里的病人一样。”


“不是,”狛枝看向他,“你觉得这个世界是希望吗?”


“希望?”


“我觉得如果日向君在的话,一定是希望的世界。”


“不要有那种期待啊……”日向皱起眉头,“我说,那我问你的,你真的不知道吗?”


“不知道,”狛枝摇头,“但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就是了。”


“那估计就是另一个世界里了,我也没印象。”他一摆手。


“那么奇怪的事,你相信吗?”


“可能,我相信吧,不然也不会现在这样和你说话。”日向见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我们到外面去走走吧。”


“挺熟悉的,对你的感觉。”


“日向君不要勉强哦,”狛枝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我这么突然间说这些话很让人奇怪。”


“没有啊。”


“不是就不要勉强啊,”他皱了下眉,“我就先回去了啊,你打工不是还没结束吗。”


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让他突然要离开,他毫不考虑地先拦住他。“等下,狛枝。”日向拉住他的手。“起码要听人说完啊。”


这个人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不明白他在想着什么,看不懂他的行为。但是为什么这个人会吸引着自己呢。


大概不管在那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抱歉,”日向低下头,“可能我不能从你给我的提示里知道更多你想让我想起的事,但是我愿意听你说啊,不管多久都可以,直到我们都想起来,我觉得,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


听到他的话,狛枝愣了下,然后满意的扑上去抱住他:“没错呢,虽然只是很少的时间,但是我觉得日向君真的是绝对的希望。”


“嘛,不要说那么绝对的话……”


“所以说啊,我喜欢你。”


声音不大不小,让日向听得清楚,别人又听不到。


为什么呢?


日向有些愣住了。为什么呢?心里为什么有一些喜悦。


“狛枝……”他只是那么叫着他的名字,微低着头,脸上多少泛着一丝红晕。


很好,这个反应非常棒。


没准,我们在另一个世界也见过啊,只是那个世界消失了吧。


不过这里是个希望的世界。


眼睛,是绿色的呢。


简直美得让人害怕。


狛枝看着他,再次笑了出来。


END.

2016.09.14



评论(1)
热度(30)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