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八/猿美]Lucum Conlucare

K|恶魔╳天使|先甜后虐不喜慎入


Preface.


长久时间过后的某一个清晨,他会回想起之前那触目惊心的一刻。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世界伊始一般,万物都陌生得可怕。

古罗马时期的人把森林看作是圣物,因为据说那里有着神灵。不过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有神灵的缘故罢了,终究只是一片森林,或许它的名字可以有些改变?就叫它神圣森林吧,那里面有着神的居住,不过所谓的神,也会犯一些错误。现在要讲述的便是那里面的神中间发生的故事。


Ⅰ.


有一个叫做八田美咲的人,至少现在是这样。因为还有其它时候他会有一对雪白的翅膀从背后张开,漂亮得让人惊叹,头上还会出现神圣的光环,这样来看的话就必须称他为天使了。

他之所以会收起羽翼变得和人类一样是因为有的时候天使的模样太过惹眼,总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诸多不便。

那是他第一次以天使的身份来到人间,被派以巡查的任务。

人间有许多新鲜古怪的事情,可比天堂好玩得多了,所以执行任务的同时他也会顺便四处打听哪里好玩的最多。不过说到底他还算是没有怎么忘记出来之前十束告诉他的要和人类保持距离,和人类的交流尽量减少,更多的注意他们的生活状况。

奇怪的是镇上每一个见过他的人都会说“这个孩子简直就像是天使一样”。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八田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伪装失败了,不过后来每个人都这样说的话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镇上开始流传着有天使降临的消息。他没有暗地再去调查原因,也没有去阻止这样的流言,反正马上任务结束就要返回去了。

月亮升了起来,今天的月亮看得非常清楚,云几乎都看不到。

月光白茫茫的,打在湖面上像是一面没有一丝瑕疵的镜子,犹如银器的反光在湖边的树叶间隙中穿过,镇郊的森林里十分安静。

指尖接触到水的一瞬间湖面上起了一圈圈涟漪,紧接着是双手掀起湖水后泛起的更大的涟漪。

接触过水后他感觉心情都好了起来,再三确定周围没有人后他坐在湖边脱下衣服,在月光的沐浴下他身后展现出一对翅膀,调皮地扇起两股对流的风。这样轻松了很多,就好像原本蜷缩的身体终于可以伸展开了。他深吸了一口气。

突然他感受到周围有声音,一个机灵直接跳到了水里。


Ⅱ.


在水里确定自己的翅膀已经收了起来之后八田才浮出水面,因为刚刚跳进湖里太急了他还咳嗽了好几声,湖水呛得他难受。

湖边站着一个看起来像是还不到二十岁的人类。

“你没事吧,在这里做什么?”那人开口道。

“你是谁?这么晚为什么在这里,吸血鬼吗?”八田瞪着他,丝毫没有因为他关心的语气而放下戒备。

“我叫伏见猿比古,家住在附近,晚上睡不着就出来了。”至于什么是不是吸血鬼,他想了想,小声说:“我应该比吸血鬼更可怕。”

语气依旧很平和,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八田从头到尾地打量着面前的人,完全没有注意他的那句“我比吸血鬼更可怕”。

“啧,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是不是也应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啊?我吗?我在……”他觉得怎么也不能把自己是天使的事暴露出来,于是就说:“我在,在洗澡!”

伏见愣了一下,有些质疑的看着他,不过最后还是说道:“水不凉吗?”他弯腰把手伸到水里试了试温度。

“还好。”

他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跳进湖里。

八田吓得迅速和他保持距离,“你干什么!”

“这样方便说话,刚才离你太远了。”

“你听力不好吗?”

“随你这么想。”

八田感觉有些奇怪,明明之前从未见过会主动和自己搭话的人,而且现在大晚上的他就不怕我是什么坏人会有危险的吗?居然说话间感觉像是朋友一样。

伏见示意他离自己近一些:“你家在什么地方?”

“很远的地方,就好像不在这个世界一样远,路过这里,明天就会离开了。”

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的眼睛真漂亮,就像天使一样。”

“哈,很多人都这么说。”

一边仔细观摩着他的眼眸,伏见一边说:“一个人到这么远的地方做什么,这一带可是很危险的。”

“没关系的,我可是什么都不怕。”

伏见一笑,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附近的恶魔分布状况告诉他。

“你笑什么?是在质疑我的话吗?”八田有些不耐烦的皱眉。

“没有,只是觉得你很勇敢。”

不过也很单纯。

“那当然了,嘶……”突然间背后的刺痛让他难以忍受。

伏见也注意到水里似乎夹带了许多红色的血丝,而来源真是面前人的背后。“转过身去让我看看。”

“哦。”八田背对着他,同时也注意到旁边的湖水被染成了红色,月光的照耀下看着有些吓人。

伏见用手小心地触碰他背后的那个伤口,对方在那一刻身体忽然打了个颤,“疼吗?”

“稍微有点。”

不知因为什么伏见看着那个伤口心里痛的不得了,就好像那是他把他弄伤的一样。真怕忍不住现在就扑上去抱住他。

没有听到他再说话,八田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要凝固起来了。

伏见拉住他的手,准备回到湖岸上去,而八田却挣脱开留在原地。

回头看着他疑惑的眼神,伏见说道:“回我家去吧,现在你也没地方去。”

“为什么?”

“你背上有一道伤口,需要处理,不然血是止不住的。”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八田背过手去试着去找那,却一下子拉动了伤口感到疼得厉害。

“走吧。”伏见站在岸边,完全不顾及自己全湿的衣服,向他伸出手。

“哦……啊不对!好歹让我穿好衣服啊你这个人!”

虽然是深夜,但伏见依然能够看见他的脸上泛起的红晕。简直可爱得不像话!

伏见无奈地转过身去。


Ⅲ.


一个闪电打在森林的地上,好像差一点就能在那里燃起火焰,如同在天空与大地之间金蛇乱舞。

雨水很快落了下来,落地声唦唦作响。

此时天已经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了,月亮早就被厚重的云层遮盖,还是借助于闪电的光八田才看清楚面前的建筑是一个古堡,而颜色什么的都不清楚更不用说去判断它是什么年代的了。

一楼的大厅同样没有一丝亮光出现,里面空旷而巨大,抬起头看根本不知道它有多高,完全不像是人居住的地方。越想越不对劲,他开始有些退缩。

伏见却重新拉着他的手,安慰一般地说:“到上面去就有光了。”

“我可没有害怕。”虽是这么说他还是加快了脚步。

楼梯上转了好几个圈才终于停了下来,进到另一个房间去才感觉到像是平时居住的地方。伏见点起两根蜡烛放在木制的桌子上。“坐到床边去,把上衣脱下来吧。”

“别乱动。”伏见准备开始给他上药。

“我知道。”

“一定不能乱动。”

“我知道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啰嗦……”

伏见看着血液依旧在伤口周围弥散,拿着药的手有些发颤。心里面的怪物在对自己肆无忌惮地嘲笑。

八田怎么想也不明白这个伤口是怎么弄的,恰好又是在背上,处理不当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张开羽翼。而且如果是人类的药物的话,能不能有用处还是两回事,想想都让人心烦。

“那个谁,你叫什么来着?”

“伏见猿比古。”

“哦,猿比古……”八田转过头见他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继续说道:“为什么要帮我?”

“啧,没什么,总不能见人不帮。”

“还有这种原因吗?”八田没怎么听懂,“不过说到底还是谢谢你了,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如果想帮我,那就留在这里吧。”给他上完药,伏见开始给他伤处缠绷带,“我一个人,挺无聊的,你这样不是也没办法一个人离开。”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八田总觉得这个古堡太过黑暗深重,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不行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习惯了。”

“好啊,我答应你。”八田对他说道,“不过伤好了以后我还是要走的。”

“那真是太好了。”伏见已经给他处理完伤口。“如果你想的话,就睡在这里好了。”

“你呢?”

看向窗外,雨似乎较刚才小了些许。“我还是睡不着。”

天还是那么黑,蜡烛微弱的光亮也熄灭了。

伏见不禁为面前这位已经沉睡的天使担心,这样对其它人毫无防备是因为太过单纯善良还是在天堂被保护得太好了,如果面对的不是他而是其它的恶魔的话还不知道会有多危险。

小心翼翼地接近他,不发出一点声音,抚摸着他的脸颊,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轻咬着他的颈后,在不明显的地方留下一个粉红的痕迹。把他整个拥入怀中,想将其据为己有。

他不禁为自己的欲望太过猖狂而笑出声,这样的病态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如此熟悉的气息,不经意间的吸引,还有那种曾经见到过的感觉。大概他就是那个他一直在找的人。

他经历了无限漫长的等待,却完全不知道要等待的是谁,没有一丝印象,因为记忆已经被清除。痛苦的感觉化作对天神的仇恨,它积累着,发芽滋长。


Ⅳ.

十几天过去,他们直接也算是很熟知了。经常在一起交谈,说一些知心话。

八田搞不明白伏见在白天的时候总是睡觉到了晚上才醒的习惯,这样的作息时间看起来可疑得完全可以直接判断他是一只吸血鬼。听到他这么说伏见完全没有在意,“如果我是吸血鬼你恐怕就完全出不去了,直到我把你的血吸干为止。”

他说话的样子看着还真有些吓人,不过语气总是那种戏谑的口吻,明显是玩笑话。八田总觉得他是在隐瞒着什么,不过因为他也在这里不了很长时间对方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也就没去深究。

时间久了他发现这个古堡里面只有那一间房间里有窗户,其它都没有,也就造成了古堡里总是处于阴凉沉寂的黑暗中。那天他在古堡的顶层发现了一个天窗,高兴得直接把伏见叫了上来。

那天晚上算是一片晴空,有着如同他们相遇时同样的一轮明月,月光打在古堡上方,照亮了这里。从天窗里可以到达这里,坐在古堡的房顶上可以看到森林的边界。

“猴子你看,”八田指着森林的西方,“我到过那个地方,那个镇里面特别热闹,人都特别好,如果你一个人太孤单了可以到那里去住。”

“你的意思是你快要走了吗?”伏见皱起眉。

“是的,我家里面也有人在等着呢……”八田有些无奈的说,“而且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此时伏见心里不免想着早知道当时把他伤的再重一些。不过这样的想法还真的是自私得很。“我不会到哪里去的,我只能留在这片森林中。”

“为什么你总是要留在这里呢?”他问道。

伏见低下头,不做言语。

“是有不能说的原因吗?”

他点头,“至少现在不行。”

“那还真是遗憾。”八田躺在有着倾角的房顶上,抬起胳膊比划着月亮的形状。

“下次可以再来找我吗?”

“好啊,这个地方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这样最好,”伏见看着远处说道“如果你还能够再来的话,让我再回到一个人处于这样的环境中,再孤独也没关系了。”

以前不懂那种一个人的孤独感,在天堂的时候总有很多天使的陪伴,虽然只是个权天使但还有一些总是把自己当作是孩子一般宠着的主天使们,这次独自在人间执行任务才感受到了那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受。他拉着伏见的衣角说道:“你别说这样的话,我听着都不想走了,你还是应该找个能够和我一样的,像是朋友什么的。”

八田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一个让自己如此不舍的人,明明只经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却如同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长久,已经变成了最为熟知的人。好像天生就会被吸引一样。

“如果你不走那样就好了。”伏见反握住他的手,俯身凑到他旁边,咬住他的嘴巴,舔着他的唇瓣,舌尖挑弄着,惹起不可回避的欲望。“在我看来别人都不行。”

现在大概不能说“Oh,my God”之类的话了,这样希腊戏剧一般的场景才不能出现,应该心里高喊着“哈利路亚”呼唤着让上帝也不要打断他们。

“我似乎是爱上你了。”八田没有做出反抗,令他喜悦不已。

“真的吗?”

“是已经没办法再舍弃那种。”

“哦,你不该这样的,我是……”八田还没说完,嘴边再一次被堵住,那样的深吻几乎让他喘不过气。

就好像掉进了一个蜜糖罐子,尝到了从未有过的甜味,溺死在其中也不想出来。

“我就当做你是同意了。”

天神说不清楚某些事情,从来不曾理解,于是那些事就变成了不应该的事情,但它的本质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或许只有烈火才能将灵魂燃尽,也可能是那能降伏一切的炙烈尘埃,所有都不足为惧。

它无法打破这样的丝丝缕缕。后来才发现,这样的丝丝缕缕,源头不在这时。


Ⅴ.

“小八田。”

“怎么了十束哥?”

“你这次去的时间不太对呀,怎么回来晚了?”主天使十束多多良走到他旁边。

八田一脸无所谓地冲他微笑,可是十束依旧是一脸严肃的站在他面前颇有一副说不清楚就不让他走的架势。“到底怎么回事?”

“啊啦是这样的十束哥你听我说,”见十束完全不放手八田说道:“我在人间的时候本来已经完成任务准备回来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背上受伤了,那样的话是张不开翅膀的。”

“什么?你怎么弄的?”十束仔细查看他的背后和翅膀的里端,“这种地方搞不好你会送命的啊。”

“别担心啦,”八田说,“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多亏了有个人类帮我上药还让我住在他家里我才能这么快就好。”

“人类?人类的药物有用吗?”

“我本来也有点怀疑的,但是还真的挺管用的,”八田拍了两下翅膀,“现在都没一点事了,那个人还真的是特别温柔特别好,在他家我都不想走了,他一个人感觉特别孤单。”说到最后他还有些脸红。

如果是人类的话怎么觉得有些说不通呢?十束问道:“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在什么地方?”

“就是指派的地点,我可没有乱跑。”八田说,“十束哥,有什么不对的吗?”

“哦,没有,我确认下而已。”他微笑道。

“那你说我还能再见到他吗?”八田问道,“一直都是一个人也太可怜了,所以我答应他我一定会回去看他的。”

“你这样说了吗?”十束说,“可是这要看上面的任务了,如果太久的话可能人间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到时候他在不在那都不一定了。”

“那怎么办!”

十束看着他惊慌的样子,拍拍他的头,“我想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个人类升天后一定是天使,我相信到时候再见到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那我岂不是要等很久。”

“他等的会更久的。”十束有些无奈,“你快去好好休息吧,千万别让你草薙哥知道,不然肯定会生气的。”

“哦,我知道了。”八田似乎有些难过,低着头离开了这里。仔细想来,其实他对伏见也没有非常了解,但见到他的时候却像是中了某种魔法,就连已经分开了,这股魔力依旧余温尚存。

神圣森林的古堡中,伏见依旧在漫长的等待。他从来不知道结果会在什么时候来临,但他有预感已经不远了,因为他确定那个名为八田美咲的天使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等待的人。

有恶魔的气息了,他有些惊讶。毕竟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除他以外的恶魔了。

那个恶魔拍手鼓掌,走到伏见面前,“真不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堕天使成为上位恶魔的,很久没出现过了。”

“可别让路西法听到你这样的话。”伏见冷笑一声,“死神大人这次有何贵干?”

“别那么不友好,你的封印解除了,”他说道,“我是来帮你恢复记忆的。”

伏见闻言一怔,“是那个天使?”

“没错,算你走运了,他就是那个当年促使你堕天的天使,要说按着这里的时间也过了有几百年了。”

“有这么久了吗?”伏见又是一声轻笑,“他们会派你来也是真忙。”

“废话真多啊,”死神说着挥舞起魔杖,“快点开始吧。”

地狱的火焰开始燃烧,映在他深色的眼中,照亮了百年来的迷雾重重。记忆一点一点变得清晰,大量的信息和事件返回到脑中,不论是甜蜜可爱的回忆,抑或是痛苦到心碎的悲剧事件,都一一重现了。

如同获得新生。

“从此以后几位大人们都不希望再与你有什么关系了,如果和天神们产生纠纷的话那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这里算是你的地界了,这一带的恶魔都会听你的,你上位恶魔的地位也不会有人去撼动。”死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我该做我想做的事了,”伏见扬起一个笑容,尖而锋利的牙齿露了出来,“一定不会再放你走。”

黑暗坚硬的恶魔之翼遮天蔽日,好像一个可以吞噬整个古堡的空间。外表是让人恐惧不已的魔王,内心却被一把匕首划伤,疼得滴血。


Ⅵ.


等到第二次有机会到人间执行任务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而人间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年。八田想着那个人类应该已经很年长了才对,毕竟天堂和人间有着不同的时间快慢。

不过这次他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在同样的地方迷了路,如果只是迷路也没什么,可莫名其妙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

看到周围的状况后他瞪大了眼睛,数十只恶魔将他团团围住,而身处于这样的一片空地根本没地方可以藏,又不敢怎么轻举妄动怕这些恶魔突然进攻。

八田心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完全没有遇到过恶魔,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而周围的恶魔看起来又没有善意,几个尾巴是尖的的恶魔看自己的眼神简直就是要把他吃了一样,越看越发慌。

遇到这种事也是倒了大霉了。他现在完全只能听天由命了。

“美咲。”

居然会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向周围看去。

伏见飞到他旁边,“你是美咲?”

“伏见猿比古?你怎么……”八田看着他的模样完全惊住了,现在的模样完全和上次不一样了,本以为会和普通人类一样逐渐衰老没想到居然成了恶魔的样子。

周围的恶魔有些不知所措,而伏见一个眼神杀过去他们全都向后退散。

“跟我来。”

“啊,不……”情况变得太快八田有些反应不过来。

“美咲,”伏见压低了声线,“现在的处境可不是你能掌握的。”

“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是恶魔啊?”被带到了那个古堡中,八田问他说,“那些恶魔好像都很怕你的样子。”

“你不是也没有告诉我你是天使吗?”伏见无所谓的挑眉,“我们扯平了。”

八田总感觉有那里不大对劲,听他的语气好像本来就知道他是天使这么一回事,不过如果知道了还会接近自己就不大现实了,所以他还是决定相信伏见。

“你为什么没再回来?”伏见环抱着他,“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重新获得记忆后每一天都是那么煎熬,他无数次想擅自闯入天界,却一次次被理智压回了冲动。

“对不起,天堂和这里有不同的时间快慢,他们不让出来我也完全没办法。”八田回抱住他,“但我还是没想到你会是恶魔。”

“困扰了吗?”

他摇头说道:“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留在这里不就好了?”伏见说。

“为什么,怎么能这样,”八田被伏见的话吓到了,“天神们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

“你有别的办法吗?”对于八田的拒绝伏见的表情十分复杂。

“从来没有见到过你这样的人,我不关心你是恶魔什么的,但是我知道天神不会允许这样,”八田几乎快要哭出来了,“让我回去,我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哪怕让我去找炽天使或者九大天使我也去,你要相信我。”

本以为在天堂总有一天还会见到他,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八田已经快要崩溃了。

“别难过了,”伏见安慰一般地吻他,“如果只能这样,你就回去吧,我相信你,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再等也没有关系。”

天神,又是天神,他们什么时候做过正确的事!

“你知道我不想让你这样。”他那样的表情直到后来也是八田是最不愿意看到的。

“美咲,那你相信我吗?”

“当然。”他的回答毫无犹豫。

“那今天继续留在这里,我明天就让你走。”

八田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总归不会是害自己的,于是下意识地点头。

“美咲,留在这里别动。”伏见一步一步向后退。

黑暗瞬间包围了这里,砰的一声巨响,由恶魔之力形成的栏杆将他彻底困住。

八田茫然的看着一切,想冲破这样的封锁却全然施展不开神力。“这是什么!”

“牢笼,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他的脸上一脸得意,就像是抓到了渴望已久的最美妙的猎物。“美咲,就算你不是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我怎么会放你走呢?”

在八田看来面前的恶魔是那么的可怕和陌生。

后来才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在天界,还是那个湖边,抑或是这个古堡,他总是毫无理由,无所防备地相信他。不论他做什么,说什么。


Ⅶ.


“我们这次可以不分开了,能别哭了吗?”

“要知道我上次哭可是很久以前了。”

“我真想知道那次是因为什么。”伏见伸出手给他擦眼泪。

“因为我死了啊,然后看着我妈在医院哭得不像话我也哭了,”八田紧紧握住他的手,“后来我的灵魂就变成天使了。”

“那可快别哭了,”伏见笑着说,“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眼泪从你这么漂亮的眼睛中流出来了。”

他将他紧紧拥在怀中,发誓这说着灵魂燃尽也不会再让他离开自己这样的话。

黑暗在眼前逐渐消散,有光进到了眼睛里。他又一次身处于那个房间里,身边并不存在那样一个能够和自己说着那样温柔的话语的人,他想着大概永远都无法再触及那样的温暖,美好的结局不过是童话故事。恨意如经历暴风雨时大海上的巨浪一般涌上心头。

眼泪不听话地从眼眶中流下,模糊了视线。

刚刚那些,都是曾经无数次思考过的,重新见到他时的景象。但只是一场梦。可恨的是连这场梦都没有结束,只要它是梦,就有醒来的时刻。

“放我出去。”在这个牢笼里,他作为权天使的神性被完全束缚,身体完全没有力气,只是靠着墙勉强坐起来。“你把我关在这里能解决什么问题。”

伏见轻而易举的走到他旁边,魔力丝毫不受影响,就像这个牢笼根本不存在一样。

“我把你关在这里是最好的办法,”他抚摸着他洁白的翅膀,“我要是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我会相信你,但是现在我的封印已经解除了,我一分钟都等不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封印?”

“啊啦,美咲,忘了告诉你了,我是和恶魔签订契约的堕落天使。”

“堕天使……”

“简直一点瑕疵都没有,美咲你可是所有天使中最纯洁的,他们真的把你保护的太好了,我非常满意。”他挑起八田的下巴,迫切地吻他,“你完整的身体上第一个伤口还是我造成的。”

“上次那个伤口是你?”八田费力地把他推开,一脸诧异的瞪着他。

伏见意识到八田已经在害怕自己了,“啧,美咲怎么这样,离我那么远是怕我吗?”

“你既然原来是天使,那为什么要堕天?”

“你一点不记得了吗?”伏见走近他,在他耳边说道:“因为你。”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恐惧,而是完完全全的惊恐万分。

“要听吗?我们的故事?可是你要是再乱跑,我就折断你的翅膀。”

不知道为什么,八田看到他说这句话时是笑着的,眼睛里却沁着泪水。

恶魔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惹得天使同样痛不欲生。

“在人间几百年前,他们的灵魂曾经是同时来到天堂,只不过当时的天使长和恶魔的分配执行官都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其中一个本应该是恶魔不想两人最后都成了天使。后来因为一些问题这个错误被一位力天使发现,为了掩饰当时的错误也没有别的办法,炽天使和九大天神决定消除当事所有人的记忆,将错误延续下去。那个名叫伏见猿比古的天使为了不被清除记忆选择了堕天。”主天使草薙出云将这件事全盘托出,“我也是刚从炽天使那里得知的,现在我们必须要协助九大天神们,把已经接触了恶魔封印的伏见猿比古重新封印,否则一定会三界大乱。”

旁边的中位天使们听得茫然,马上意会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都一一开始准备即将来临的任务。

“你说的另一个天使,就是小八田吗?”十束向他询问。

“是,”草薙怎么也想不到八田的身上曾发生过这种事情,“我不知道那个伏见为什么宁愿反抗天神也要这么做。”

“那些记忆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十束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他们到底……到底谁原本是恶魔。”

“因为那个力天使的记忆已经被消除了,这些都不曾得知。”

十束的眼睛转向天堂和人间的交界口,微皱起眉——他还没有回来。

越来越让人担心了。


Ⅷ.


数百年前。

“美咲,你不能去!”伏见强行拦住他,“我会解决的,一定有办法的。”

“不只是我,猿比古,你也要去的,”推开伏见,八田继续朝九大天神的宫殿走去,“我们是敌不过天神的。”

“那你就不在意我们的记忆吗?炽天使可是连生前的回忆都会抹去的。”

“我当然在意了,我比你还要在意!”听到伏见的话,他忍不住冲他喊道,泪珠顺带着滑落出来,“但是为什么我们会遇到这种事情,不要骗我了,我知道止不住没有办法的……”八田受够了天神们几天来的逼迫,神经已经濒临崩溃。

伏见心疼的看着他,把他拥入怀中。伏见的臂膀将自己围住的瞬间八田彻底地哭了出来,根本止不住泪水。

“对天使来说,眼泪和缺乏同情心一样粗俗肮脏。”炽天使模样的天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旁。

“难道你们有同情心吗?”伏见质问他。

这样的一句话算是惹怒了他,也不顾及到时间当即制作一个魔法屏障把他们分开,挥舞着魔杖开始消除八田的记忆。

猝不及防的事让人惊恐,同样让人做出最后悔的决定。天使也不例外。

“不要。”八田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苦苦地乞求着,“不要!”

最终也没能打动天神的心,手里的动作依旧流畅不间断。“别着急,下来就是你了。”他对伏见说道。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入耳中,伏见的心疼得像被摔得再也无法拼接起来的碎片,手紧握成拳快要流出血来。挚爱之人永远不记得自己,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悲痛。就算是灵魂覆灭也不愿尝试。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①

堕天使的消息当天传遍三界,没人知道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魔界就有上位恶魔与他签订了契约——只要封印记忆留在神圣森林中,直到他再有一次机会见到那个天使,那时他便能拥有上位恶魔的权利和力量,条件是他永远不能与整个魔界有任何瓜葛,也就是与天界的事情,魔界不会再插手。

孤立于天界和魔界之间,他唯一能依靠的便只有力量。但是当他终于手握上位恶魔的力量时,却完全没有了复仇的心情。为什么还要去所谓的复仇,把天堂搞得大乱又能如何,他的回忆永远都回不来了,只要他就够了,对,只要得到他就够了。

力量要放在他身上用,才不会浪费。那些所谓的天神们,没有任何值得去使用它的意义。他们只要看着便可以了。人们只知道他们的神性高尚,却不知道他们的内心有多不堪,只知道他们值得标榜的地位,不知道他们根本不配被称作神。

“那都是真的吗?”

“现在为止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吗?”

八田对这些故事陌生无比,丝毫没有印象,那些断层了的记忆到底去了哪里确实解释不清楚。

“我试过无数次,不管怎样你的记忆都回不来,所以我把你关在这里,”伏见从这个牢笼里退出去,“既然回不来,那就让你和天使们产生的记忆也都消失好了。”

八田自知无力反抗,他不知道伏见的想法究竟是什么,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但这些疑问终究会得到验证。“那个时候,你也什么都知道吗?”

他第一次来到古堡的时候,伏见和现在根本就是判若两人,他的眼神温柔得可以把人淹没,而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魔王。八田自私的想着能够再一次回到那个时刻,哪怕只有一会儿也好。

伏见没有作出回答,转身离开。

伏见在当时处于记忆封印时期,完全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是当他看到那月光照耀下的天使,他几百年来沉寂的心再一次被唤醒。不管有没有对他的印象,不管是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他总是能无数次爱上他,因为每当他看见他澄澈单纯的双眼,都会觉得一切是那么熟悉。

八田知道这个牢笼会不断吞噬他的记忆,可能明天任何和天使有关的记忆都会不复存在。


Ⅸ.


“为什么我们会找不到那个古堡?”经过了几天的寻找,依旧没有结果,天使们困惑不解。

“可能是隐藏起来不想让我们发现。”

“如果是这样那他本意就不想与天神为敌。”

“也有可能是回到魔界去了。”

“总归我们不用再寻找了。”

“那小八田呢?为什么连他我们也找不到,他就是在这附近的,我们都能感觉到不是吗?”十束问道。

“有没有可能已经被那个恶魔一起带回魔界?”

“不可能的!”十束收起翅膀降落到森林里。

“喂,多多良!别轻举妄动。”草薙不放心跟着降落下来。

在地上寻找过后,依旧没有结果。

“我们不能与有着上位恶魔力量的他为敌。”

“那我们就这样放弃他吗?”十束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了。”草薙无奈地叹了口气。

古堡被魔力所隐藏起来,但是从里面依旧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天使们围着这里转,可什么也没有发现,有两个还落到地上。

来的正好。

“美咲,你认得他们吗?”

外面的那些人和自己一样,都有着白色的翅膀,但是却不知道他们是谁。

八田摇摇头。

“看来是时候了。”伏见的微笑起来。“没能及时封印我,对他们来说是又一个重大错误。”

整个古堡在魔力的作用下变得扭曲,被压进另一个空间,在无声无息中人间蒸发。

从此以后神圣森林里再也没有了那个为了等待恋人而付出了几百年时光的恶魔。

魔法创造出了另一个空间,除了他们那里没有一个人。

八田的眼神自从那个时候开始再也没有了那种光泽,像是有一个深不见底的空洞。他不知道任何事情,甚至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有时他会听到面前的人叫自己“misaki”,可能那是他的名字,但他没有心思关注那些,因为下一秒他就会忘记。

“我有的时候就想,美咲和我,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恶魔。”

八田愣住了,但是无神的眼睛还是木讷地看着他。他不知道他话里的恶魔和天使都是什么,他什么都不明白,他知道自己的记忆有着残缺,但他总一开始就知道面前的人不会把记忆还给他。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八田的心里只存在过他一个人,所有的记忆都只与他有关。他依稀记得那个夜晚他第一次见到他的事,但怎么也不明白那个人明明和眼前的人一模一样,却会有着如此不同的差异。无知的恐惧占据了他所有的想法。

“对,就是这样,美咲,”伏见笑了起来,“只看着我一个,所有的记忆都只与我有关,这简直太棒了,你只要一直爱着我就好了。”

伏见对他说过无数遍“爱”字,八田从来都不曾理解过那是什么意思。那种被爱的感觉似乎从来没有体会到过。

伏见无数次亲吻他,不断加深他的爱,面前的人从来没有反抗过。他只想着有一天他能够变得和那时候一样,他相信着总会有那么一天,只要他一直都听他的话,无限制的取悦他。他只希望有一天可以再见到那个时候他的样子。

不管过了多少年,他都相信着,即便他已经不记得了那个时候的伏见是什么样子的,他还是依旧相信着。

“到底谁才是恶魔,都已经无所谓了,对吗?”伏见问着他。

八田还是看着他,不做回答。

是的,已经占有了你,那便是最好的结果。没有理由再去关注那些事。

这个古堡好像是上了一把锁,把他们永远锁在里面,而钥匙这种东西早就被毁坏,再也无法从这里出去。就像是坠入地狱,周围还有着浓雾,看不清楚那些到底是什么。

在人间时,都会有痛苦的感觉,每个人都一样,因为被受伤害而痛苦是人活着的一部分。在这里他再也体会不到痛苦,心像是也上了一把锁,那把锁把它穿透,又刺穿,血淋淋得包裹在他周围。唯一的感觉就是麻木,一切不受任何控制。为了所为之事物,不为失去所有或是掉进精巧的陷阱,早已熟知了那样的结局。

在生命里,人人都有笑有泪;在生活中,人人都有幸福与忧恼,这是人间世界真实的面貌。②对早已不同于人类的他而言,学者口中的经典话语,都像是不可名状的尘埃,命运是什么,那只是给活人的奢侈品,而他早已经死去。

黑夜消逝。破晓的阳光打在神圣森林,新的一天开始了。

而他们就算经历十年,一百年,一千年,都不会分开了。

没有任何能够分开他们的因素。

估计直到世界毁灭也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天使与恶魔,因为注定只有在这一片神圣森林中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END.
2016.08.09


①: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
——玛格丽特·米切尔《飘》
②:在生命里,人人都有笑有泪;在生活中,人人都有幸福与忧恼,这是人间世界真实的面貌。
——林清玄《幸福的开关》

----------------
设定比较特殊写出来可能ooc了……文章写完自己都不想看。。。
明明是七夕贺文来着结果最后写成这样也是生无可恋←_←
然后就是,七夕快乐喽(눈_눈)


评论(3)
热度(28)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