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八/猿美]Love Formula

K|国中设定|八田美咲生日快乐!


“原来是这样,哦呀……停停停……刚刚那些都是啥?不懂……嗯,还是……不如说之前好像还能听懂,然后,对从这里就听不懂了,不知道啊这些我根本没听说过……啊……算了猴子停下来吧我真的听不懂。”


闻言他手中的黑色水笔被一下子拍在桌子上,声音清脆响亮,“这就是你的态度?”


“唉?我真的……”八田有些抱歉地笑着,“听不懂。”


伏见一脸幽怨的看着这个本来主动来找他讲题结果现在又很自觉地半途而废的人,把手伸到他的额头前,不重不轻地敲了一下。“啧,算了,听不听是你的事。”他开始收拾东西。


八田揉了揉额头,重新趴到桌子上对演草纸上的一堆公式看了又看,依旧没有什么结论。


“还打算研究吗?那我先走了?”


“不要,”他一脸坚定的样子,视线立马从那张被画得乱七八糟还带有些许外文字母的纸上移开迅速收拾起东西来,当然他的东西不过是耳机、终端之类的,与伏见的各种笔和笔记本相比少多了,“我马上就好。”


看他慌张的样子,伏见不由自主的笑了,心里又继续想着下来是不是可以再捉弄一下他。


这一幕正好被班里最后的值日生们捕捉到,简直不可思议。


谁不知道伏见猿比古同学是全校出名的高冷男神,此刻的样子简直就是那种特别温柔的暖男。


女生们不知道有多希望这种笑容是对着自己的,瞬间炸开了锅,好奇心涌动视线都聚集在两个人身上,甚至把隔壁班的人都招来了。


感觉有点不对劲,八田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周围的同学。


伏见则直接无视掉那些人拿起书包就走。


“喂,稍微慢点啊。”八田在后面叫着他说道。


教室里的一群人看着他们两个这么一前一后边放闪光弹边走出去,心里有苦说不出。


-


就算是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每次回想起来都会让自己心情愉快的事情,那便是青春年华里最美好快乐的回忆。


“等着我啊,猴子!”好不容易追上他,八田说道:“抱歉啦,不要生气。”


“我在生气吗?”伏见反过来问他,“我生什么气?”


“我刚刚没有听懂那道题?”


稍微愣了一下,好像有一堆话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只见他叹了口气,说道:“美咲果然是笨蛋。”


八田问道:“啊?我有那么笨吗?智商和猴子虽说不能比,按说也和正常人一样吧,只是不擅长学习罢了。”


“嗯你这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伏见装作很认真的样子,“不过美咲就是笨蛋。”不过不管美咲多笨我都会喜欢的。伏见想了想还是没把后面这句话说出来。


“什么啊,猴子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吗?”八田赌气一般不再看他。


伏见内心不免又把自己数落了一顿,质问自己的脑子里都在胡思乱想着什么。


于是接下来的路程里两人没再怎么说话。八田一直在想伏见天天到底是如何把那些他死多少脑细胞都算不出来的题算出来的,他是不是连天上的云飘得多快都知道;伏见则无聊的很,抬头看看,然后开始估算一朵长得像吉娃娃的云的加速度,直到他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才打破了这样的宁静。


他问道:“虽说是星期三,美咲明天想上课吗?”


“我就没有想上课的时候,”八田很诚实的说,“听不明白讲课的内容坐在教室里又有什么意思,都是浪费时间。”


“那翘掉好了,明天一天都不去。”


“唉?”八田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不对吧,猴子你没事吧。”


“我也不想在星期三翘课一整天,”伏见把八田放在他额头上测体温的手拿开,“但不是没办法吗?谁让七月二十号不是双休日的。”


“七月……二十,哦!七月二十号。”八田开始觉得自己反射弧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想起来了?”伏见停下脚步,“怎么样?明天去约会吧。”


“什么?”和伏见在一起八田感觉自己越来越跟不上节奏了,他也停了下来转身抬起头看着他。


“给你过生日啊,你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


“哦,”说实在的,“约会”这个词把八田吓得不轻,脸上红红的看起来有些紧张,“好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


“停,你是不是把什么东西搞错了。”气氛开始有些尴尬,“明天不用上课吧,”八田以为自己刚刚被伏见的话冲得都有点犯糊涂了,“七月二十号就放暑假了啊。”


“……”伏见这下彻底懵了。


哦,没错,七月二十号国中开始放暑假了。天哪,神能告诉我我是怎么了,和美咲天天翘课弄得时间表错乱了吗?不对啊明明刚考完试不应该忘的啊,啧,不科学啊怎么可能……


八田看着伏见一脸“我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不是我”的表情愣在原地说不出来话的样子,走上前去,伸出手朝着他额头也不重不轻地敲了一下。


“这是还你的!”


-


该怎么说呢?上帝让我遇到你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感到无边幸福的事。甚至只是站在旁边看着你,就让人无比冲动兴奋。心里一遍一遍地呼喊着你的名字,把你的一切一切刻在内心深处,直到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那种程度。


看着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为什么会有点想笑呢?


所以啊爱情就是让人烦恼透顶的事,谁能告诉我爱情的公式,只要代进去计算就好了,才不需要那么多的思维导图和复杂过程,我只是想要一个结果罢了。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伏见站在八田家楼下,看着分针已经已经指向“2”,毫无耐心的咋舌,打算就这么站在楼下大喊“misaki”让他们一栋楼的人都能听到。不过他还是冷静了下来决定上去找他。


“是伏见啊,”八田的妈妈打开门,然后继续说道:“美咲,伏见君来了哦,你好了吗?”


“好啦马上就好……”


“伏见进来坐一会儿啊。”


“啊,猴子来了!”八田实和八田萌从里面跑出来。


伏见说:“哦不用了,我等他……”


“猴子哥哥是来找哥哥出去玩的吗?”


“不对哦,是约会才对吧。”实这样对萌说,然后抬起头对伏见友好的笑了一下。


伏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你们两个乖乖留在家里,”和他们都打完招呼八田从里面走出来,“我走了啊。”


“啧,美咲怎么这么慢。”


“是有原因的啊,本来是打算出门的,然后被我妈硬是叫回去喝牛奶了,你刚刚来的时候我还在和那杯牛奶做斗争。”


“然后呢?”


“趁我妈给你开门的时候让萌喝了,你看我是不是很机智。”


“也是呢,你还是要谢谢我不然你这杯牛奶怕是要必须喝了。”


八田皱起眉:“这牛奶算是和我过不去了。”


“是你和牛奶过不去。”


-


可能是学生们都放假了的缘故,街上的人数比平时工作日要多不少,当然多是成群结队的学生和一些情侣,不再穿学校制服两人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反倒挺像是社会青年。


“那我们要去哪呢?”


“美咲昨天回去没有想想吗?都说是给你过生日的。”


“那我现在想……最近又没什么电影好看的,公园我们又天天去,那就游乐场好了,南边那里新开的那个。”


“想去玩吗?那走吧。”


“嗯……猴子。”


“怎么了?”


八田低头看着伏见一直拉着他手腕的手,“为什么一定要拉着我啊?”


“街上人这么多,”伏见一本正经的说,“怕你丢啊。”


“你是把我当小孩吗?”


伏见不以为然,比了比他和八田的身高差。


“本大爷还会长的啊你不要自以为长的高就那么得瑟。”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能长多高。”


算了不和他计较,以后肯定比他高。八田这么想着,总觉得现在的样子有些奇怪。于是他松开伏见,反握住他的手。


嗯,这样就对了。“走吧。”这次换作八田走在前面。


伏见没有说什么,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啧,果然这里人也很多。”来到游乐场,伏见看着里面人山人海的感觉就不太好。


“没关系啦。”


门口色彩斑斓的花体字和那个还没有走近就能领会到它的巨大的摩天轮,听说好像有国内半径最大的摩天轮和最长距的过山车,看到这些八田整个人都激动起来,管它那么多直接把伏见推到售票口去买票。


“给。”八田递给伏见一个抹茶甜筒,然后开始消灭自己的那个。“就说这里面真的好大啊,感觉有很多可以玩的。”


“嗯,但是美咲不觉得有点太大了吗?”


“那有什么啊,不是正好吗?”


伏见开始仔细观察周围地形,只是被八田拉着到处跑马上就搞不清楚在什么位置了。比如刚刚吃完甜筒八田就发现了新的东西,蹦哒着就去吃棉花糖。


这家伙到底对甜食有着怎样的执念。


伏见叼着一根八田硬塞给他的苹果糖坐在一边,托着下巴看着八田那一副要把所有摊位都吃一遍的架势到处跑。


在觉得好像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八田转念一想,自己是不是玩得太疯了,于是端着刚刚做出来的章鱼烧跑回到伏见旁。


“怎么?吃饱了?”伏见问道。


“嗯。”本着不能让猴子觉得自己没有好好和他一起只顾着吃东西而生气的心理,八田说道:“猴子要吃吗?”


只见他用叉子把一个章鱼烧递到伏见嘴边,“张嘴。”


他的表情在伏见看来完全就是“你看我这么可爱都喂你了你忍心不吃吗?”


简直就是一记重击。


美咲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好?我刚刚都干什么好事了是不是应该保持下去。


心理活动这么丰富的同时伏见一口咬住那个章鱼烧。


看来伏见没有生气,那就好。


八田顺手继续吃剩下的章鱼烧。


唉?那里不对。伏见一愣。他转过头,眼神古怪的盯着八田看。


“怎么了?”


“哦……没事。”


真的,间接接吻这种小事情伏见一点都不在意。


八田觉得从自己一个人吃开始变成他和伏见两人一起吃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这样吃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虽然手上还沾着酱汁,他指着不远处说:“猴子我们去玩那个海盗船吧。”


“嗯。”


“海底世界?”


“嗯。”


“过山车?”


“啧,马上就去。”


……


-


“美咲你描述得再清楚一点。”伏见好不容易找来一张游乐场的地图,一手拿着终端,一手拿着地图想办法确定八田的位置。


“哦,不用了我也说不清楚,听你一说我只知道你在哪了,我现在去找你。”


就说这里面这么大人这么多很麻烦,美咲又总是乱跑,所以就很理所当然的跑丢了。伏见只感觉头疼简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玩得那么疯居然还有力气到处跑。要是给他一台电脑还用这么麻烦的找吗?


伏见站在原地四处观望着,想着这个家伙会从哪个地方冒出来。


太阳不知不觉地在向西边滑去,天边的云被染成各种暖色,像是八田的头发的颜色,不均匀的分布着。摩天轮高耸在游乐场的正中心,好像那些云层都能触及。


太阳快要落下去了。


“猴子!”站在他的后面猛地一下拍他的肩。


“美咲,”视线重新回来,“跑到哪去了?”


“嘿,别一副不高兴的,又不是跑丢了,这不是又回来了吗?”八田依旧笑嘻嘻的,完全不懂伏见那种“我要是把你弄丢了我自己都不原谅自己”的心理。


“啧,怎么样,玩得差不多了吧,回去吗?”伏见把终端上的时间给他看。


八田犹豫了一下,指着一旁的摩天轮,“还有那个。”


伏见完全没想到八田会想去坐摩天轮,不过那个摩天轮确实很吸引人就是了,连他也挺想去试试的,不过因为今天是八田的生日所以就完全跟着八田的喜好走了。


“时间不一定会够,快要闭场了。”


“走啦,先去问问看要多长时间再说啦。”


……


“唉,所以果然是不行,半径那么大的摩天轮转一圈的时间都够玩好几个其它的了。”最后还是没能排到,赶在闭场前出来了。


伏见说:“确实,如果要去的话还是一开始就去排队,加上它本身的时间估计要花很久了。”


“没关系那就下次去好啦,明年再来好吗?”


“为什么非要等到明年,”伏见想不通,“暑假不是有很长时间,你想去什么时候都可以。”


“唉?”八田想了想说,“如果是和猴子的话虽说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总觉得还是要等到明年好,算是约定吧。”


伏见一笑,“如果你非要这么想的话那也行,就等到明年吧。”


“说好了啊,明年我生日还要来这里。”八田像是听到了很重要的话一样等到伏见再次点头确认才说下一句话。“肚子有些饿了,我们去吃晚饭吧。”


伏见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总有些说不出来的意味。


可能是那种面对他的不知所措,也可能是由心里那些从来没有说出来的话所堆积成的。有时候一个很小的举动或者是一个词句就让人感到温暖。他不知道自从遇见他之后自己到底产生了多少变化,那些变化估计只有他才会造成的,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他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不复存在也是有可能的。


心跳的声音怦怦作响,那是爱情的悸动。如果给我一个公式那就好了,能让我顺理成章得到答案。


-


回去的路上路过商店,八田觉得一天什么东西都吃了可是就是没有吃布丁于是伏见打算去给他买。然而不巧的是布丁卖完了,一个都不剩的。


发现这个问题后八田的心情瞬间低落了。“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倒霉,平时明明都不会的。”


伏见觉得很不是个办法,美咲的生日怎么可以出现一点瑕疵呢。于是他就到别的货架上仔细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代替的。


“我说,要吃这个吗?”伏见举着盒子给他看。


巧克力啊,似乎可以,反正也是甜的。“好啊。”八田点点头,然后好像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喊道:“不要牛奶巧克力!”


“我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


“你不要考虑吃一个蛋糕吗?”从商店出来后伏见问道。


“奶油味太大了。”


“不觉得无法忍受牛奶和其它一些甜品冲突了吗?”伏见自信研究过布丁和其它东西的配料,发现八田最喜欢吃的那种布丁里面牛奶含量竟然少的吓人。


“没关系啊,”八田不知道第几次吃下去一块巧克力,“谁说不吃蛋糕就不能过生日了,今天吃了那么多甜的很棒哦不必吃蛋糕差。”


“是这样最好。”


“总之今天还是很开心的。”


伏见内心深处不断呐喊着“这要是不开心我也没办法了”。


“猴子。”


“怎么了?”


“其实我刚才就想说了,”他感觉眼前的事物开始有些摇晃,看到的东西就像是自己偷偷去戴伏见的眼镜一样。“这个巧克力味道有点奇怪。”


后来的事绝对令人意想不到。


“哈?你怎么不早说!”以为八田吃后有什么不舒服伏见立马就着急了。


但感觉好像又不是生病了,八田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脸颊也红红的,眼睛上有点水汽。


虽然说真的好可爱但是伏见觉得现在好像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现在的处境已经让他濒临崩溃。伏见表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绝对不是!没想到没看清楚拿错了而已他没有别的意思。是的都怪那个售货员为什么没有提醒,啊啦啊啦都怪那个人。


因为没有布丁吃了所以美咲肯定会不高兴的,如果要买巧克力的话当然要让他满意才行,于是就买了伏见自认为还不错的费列罗,很不科学的是明明记得拿的是榛仁巧克力结果最后就成了威士忌酒心巧克力。当然这也很好的帮伏见证实了八田的酒量是不存在的。


生活总是这样,永远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样的惊喜和惊吓在等着你。


他先把八田带到长椅上坐下,先让他冷静再想办法。


“美咲……你离我这么近不热吗……”伏见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有些费劲地问道。


“啊?你说什么?”


算了,确认已无法沟通。


八田现在整个人都倒在伏见身上,头上炸毛的橘色头发蹭得伏见的脖子发痒,嘴里还说着“巧克力的心像是化了的糖水”这种话。


简直就是童贞无自觉。


伏见伸出手环抱住他,第一反应就是:“美咲身体好柔软好可爱根本不想再松开要一直抱着”。


八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头晕目眩的还特别想睡觉,现在是怎么样一个状态也不考虑反正有猴子在呢肯定不会有事。于是就更肆无忌惮的扑在这个舒服的“枕头”上。


伏见则又一次愣住了。


啧,完了,他这辈子注定要砸在这个笨蛋手里了。


不行,不能失去理智。伏见一皱眉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八田这回是真的再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身体腾空,吓得他当场尖叫了一声,身体本能地向前倾,双臂从后面环住伏见的脖子。


伏见就这么把他给背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却还是一副“这不怪我谁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猴子你背我干什么?”八田依旧迷迷糊糊的在他耳边这样问着。


伏见苦笑了一下说:“如果你现在能自己正常走回去我不就不背你了……还是说美咲希望我在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给你来个公主抱吗?”


“哦,不用了……”八田看不清楚东西干脆闭上眼睛。“喂,猴子猴子猴子!”


“发什么酒疯啊!”


“唔,吓死人了你不要凶我啊,”声音似乎有些发颤,“就是想给你说,谢谢……”


“啧,原来你也会说谢谢。”


“是啊会说的。”


喝过酒之后就是这个样子吗?说话这么直接。


“其实是想说……我啊,最喜欢猴子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伏见可是听得清清楚楚。那个人真的是随时都能给人带来心灵重击。


“美咲?”


然而半天没有听到回应。睡着了吗?


疯了一天了偏偏这个时候睡着,伏见真想把他晃醒让他说清楚。不过他还是打算着什么,反正总有一天会让他把一切都乖乖说清楚的,急什么。


“呐,美咲,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命运的丝线环绕四周,编织着一个阔大的网,把他们紧紧拴在一起。彩色的灯光时明时暗,形状不定,轮换打在他们身上两颗心连在一起,逐渐相融。背景也在变换着,欢愉的歌曲奏响,好像是在演绎一场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故事。


爱情没有现成的公式,只有在不断思考经历中总结、尝试,才能推导出那个简短的数学式,之后就会发现,什么难题都能用它解决。


END.
2016.07.20


--------------
比较喜欢国中生的设定所以misaki的生贺就写了这个,大概就是明明还没有在一起但是看起来比情侣还要闪的那种。全程都在听香菜和钉宫的恋爱循环,简直把自己甜的不要不要的,感觉有点飞起了请多包涵啊
不过写得特别高兴就是(๑• . •๑)



评论(3)
热度(23)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