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八/猿美]Day Or Year

K|国中设定



或许有能够看到最终所希望的那一天,曾经觉得那一切一切的不可能,也会有结果的显现时候。

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意识到的时候大概也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吧。但不如说自从那时,自从意识到了自己的内心开始,心中就产生了绝望感,对于那可疑的爱情,究竟等待着自己是些什么呢?

一不小心,好像本就凌乱不堪的思绪愈加糟糕了。


1st.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和睡意的抵抗后,八田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脑中逐渐呈现出昨天发生的事以及自己今天该做的事。

然后他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这下睡意彻底消失了。只见他赌气一般的把自己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是的,八田必须要面对昨天伏见给他表白了这个事实。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学校,本来以为已经到得很早了没想到伏见你自己到得还早。

“早啊,美咲。”伏见装作很自然的样子给他打招呼。

“唉……早上好……”八田慌张又不自然地给他回复道。看到伏见似乎根本没有因昨天的事做出什么巨大改变,八田以为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于是也回到和平常一样的样子。

但是伏见就有所不同,虽然表面上很正常,但实际他的内心已经掀起惊涛骇浪了。

这是什么情况,美咲似乎完全没变化啊,依照那个童贞的角度来看太不科学了。

真是因为这样,伏见打算今天一整天都和美咲“冷战”。

“啧,就算童贞也不能到这种地步吧!”


5th.

说起来是伏见要和八田冷战,但实际上最受不了的人还是他自己。

今天是伏见给八田表白后的第五天。

这几天伏见没有和他怎么过多的交谈,只是依旧同八田在一起。心里面却满满的怨念和不安,班里的同学们都能感受到伏见君身边的低气压,真的,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害怕,就是如果谁让伏见君有一丝不爽的话他大概会有人身危险而已。

八田有些感到不解,但大概也知道伏见是因为什么而不高兴着。可自己过了这么几天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困扰着他的不是如何让伏见高兴起来,而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感情。他不理解,不知道那一切是否正确。嘛,总而言之就是伏见对自己的喜欢和自己是不大一样的。

是的,不大一样。那种喜欢太过奇怪了,明明都是男的……

“八田同学?”

“啊?”他不自觉地向周围看。

“八田美咲。”

“啊,是的,老师。”他慌忙站起来,同时还向伏见那边瞟了一眼。

“今天一整节课又是没怎么听啊,注意一点。”老师拿起课本转身离开了教室。

八田无奈地撇了撇嘴,心情更加低落了。他趴到桌子上,把头埋到胳膊里。老师今天很好啊,自己什么都没听也没有让他去办公室,不过大概是因为老师也要放弃自己了。对吧,像他这种学生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值得老师去期待的。

“美咲。”

“嗯?”他抬起头。

“在乱想什么。”伏见挑眉道。

“啊,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没有很热情地同伏见交流,他避开他的目光,看着一边。“我……我先出去一下。”

伏见看着他的背影,笑容一下子就没了,表情又开始趋于冰冷的样子。

不要这个样子。

伏见看着窗外,校园里满是欢声笑语,所有人都结伴在一起。同学,朋友,还有喜欢的人。

不要这个样子。

仿佛听不到任何声音,被锁进一个屏障里。自己与这个世界是那么格格不入。

“Misaki……”


12th.

今天是伏见给八田表白后的第十二天。

这几天下来伏见越来越觉得有些绝望,当天的场景在他脑中不断回放。

“明天见哦,猴子。”八田像他摆着手,转过身去。

“啧,美咲,我还有事要说。”

“唉?怎么了?”八田停下脚步,瞪大了眼睛歪着头看他。

“我喜欢你,”伏见没有改变表情,“我喜欢美咲。”

还以为伏见要说什么大事呢,听到这里他松了口气。“是吧,我也……”

“我喜欢你,美咲。”他打断了八田,更加肯定地说道。

如果说刚刚他还在逃避,那现在算是被现实又抓了回来,他愣住了。

那种感觉大概就是一首激烈的曲子奏至高潮时突然不和谐地猛然听了下来一般,茫然失措地等待着它的重新奏响。

八田的脸颊一下子红了,慌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跑开,中间还好几次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伏见站在原地,没有去追他。

本想再听完这首曲子,结果列表直接跳到了下一首。

这天早上起来,伏见感觉自己有点看不清楚,以为是没戴眼镜的关系,后来当眼前的事物开始乱晃的时候,他才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是的,生病了。量完体温后他肯定地评价着。他摘掉眼镜,直接重新倒回床上。

正好呢,今天有点不想见到美咲。伏见有些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

“喂,猴子!”八田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叫他了,要是再不醒的话,他可就不管这个人了。

“啧,”伏见很配合地睁开眼睛,“美咲?”

“有病吃药。”八田把水和药片递给他。

看着眼前的状态伏见一点都不感到惊讶,没有去询问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这个人毫无征兆地进到自己家里也不是第一次,。

他接过药片然后丢到旁边的桌子上。

“你怎么了,哪有这样的!”八田皱起眉,“生病都不能来学校了,我一个人很无聊啊。”说着他拿起药片递到他嘴边,硬是喂给他喝下去。

“啧,美咲我生病了吧。”这句话里满是挑衅的语气。

“你也知道啊!”八田表示他已经要被气死了。

伏见一笑,身体前倾,将八田抱到怀里,下巴压在他的肩上,凑到他耳边轻声说着。

“是名为八田美咲的病。”


23th.

今天是伏见给八田表白后的第二十三天。

“呐,猴子,我们今天翘课吧。”

“嗯。”没有做出什么答语,伏见只是点了点头。

现在的时间大概就是下午第三节课,他们一下午都在教学楼的天台。

因为昨天晚上打游戏到深夜,今天几乎一直在补觉,听课那种东西其实一直都无所谓,所以下午就直接翘掉了。八田揉了揉眼睛,看到自己身上披着伏见的校服,八田拿起衣服准备去找伏见。

看到他坐在铁栏杆旁,刚刚打算叫他但最后八田又没有叫出声,在他的斜后方停了下来。

伏见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是远处的房屋还是天边的云,总之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同时也有些空洞无神。

他在想些什么呢?八田不禁这么疑惑着。不过就这样也挺好的,为什么非要去有个所以然,保持现状不是最好了吗?

“美咲。”大概过了几分钟,伏见说道,“你还打算这么盯着我看到什么时候。”

“啊?你说什么猴子!”他不由脸红,有些不自然地走到伏见身旁把校服递给他。

“我想过了,”伏见站起来看着他,“你很困扰吗?”

“不,没……”

“我不希望美咲这个样子,”他又一次抱住他,“所以你就不要困扰了,什么都不用想,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把我当朋友……”

“不,我不是……”看到伏见说话时候的样子八田简直快要哭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原因的不想看到他的表情。

该死,自己怎么什么都不会说。

是的,他不想这个样子。


30th.

爱情这种东西,不在天意,而在人为。

时间在以它特有的单位方式不断消逝,不曾停息。有人在和它一起向前奔跑,有人停滞不前最后永远失去了那该有的时间。

“如果没在正确的时刻把握机会,那就不可能会再有第二次选择。”

八田做了一个梦,一个还没有看到最后的悲剧结局的梦,他是在中间就醒了过来,眼睛里的泪水在睁开眼睛时流了出来,黑夜所包裹着的一切,周围安静得骇人。

不想和梦里一样。这是他最直接的反应。那些不明白的事和自己莫名其妙的感觉都是有原因的。

街道上只有路灯还在亮着光,根本没有人。唯有他一人匆忙的身影,滑板和地面发出的摩擦声成了夜晚的独奏曲。

今天是伏见给八田表白后的第三十天。整整一个月。

不对吗?他说的不对呢。困扰着八田的不是伏见的表白,而是他整个人。

因为他现在明白,他喜欢伏见。那种感觉和对方的一模一样。

滑板刚刚停下来他就毫不停息地去敲伏见家的门。

“美咲?”还穿着睡衣的伏见惊讶于半夜出现在在这里的八田,“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猴子!”八田还在因刚刚的疾行而喘气。

“啊?”伏见瞪大了眼睛,紧张地等待着下文。

就在下一秒钟,八田直接扑到他怀里,紧紧抱着他。

“我喜欢你!”

四个音节清晰的传到他的耳中,联动着神经一起振动。

美咲就不能稍微冷静一点。

“啧,我怎么会不知道,如果美咲不喜欢我的话,那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伏见伸出手回抱住他,再一次说着“我喜欢你,八田美咲。”

那是几秒钟的擦肩而过,数天的冥思苦想,还是期年的漫长等待,而这都是为了所爱的人而付出的心血。

“如果是美咲的话,一辈子我都等。”他这般言语着。

不管是一天还是一个月。我们的时间都还很长。

END.
2016.06.30

-------

本想撒糖来着然而写出来一点都不甜(●—●),如有崩坏还望见谅。






评论(1)
热度(17)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