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Night Memory

APH|非国设|同龄


回忆是一件让人感到美好的事,不论它是悲伤的抑或是温馨的,当第二次想起它时,总会给人带来新的触动。
很多年来,他都喜欢这么做,对方总说他太怀旧,但当得知内容都是和自己有关的时候,他其实要比对方更高兴,蓝色的眼睛里闪着一种自豪感。当然了,谁让他们两个总是在一起的呢。
其实,能够做到用笑容面对往事,与那些没有经历这些事的人相比已经是一种快乐了。


-


21世纪的NYC繁华、忙碌、多姿多彩,按说与过去没有什么两样。


在这个首次来到这里的大男孩眼里,它却又是另一番模样。这里如同一个能够让人展示和表演的舞台,但它不断前进的脚步和快节奏的压力,不免让人苦恼,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舞台上的灯光就再也不会因你而亮起。


阿尔弗雷德忙碌一天从酒店出来,天早已黑了下来,走在街上,旁边灯火通明,璀璨夺目,类似于铃铛和糖果的饰品被挂在一些店面的上方。“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他不禁这么想到。


手机屏幕在他按下开关后亮了起来,他播通了电话。


“怎么了阿尔?”


听到那个人的声音,感觉好舒心,仿佛什么都不值得去苦恼了。“Artie.”


“嗯?”亚瑟应道,“做完工作了?累不累啊。”


“我当然不会累,”他笑了起来,“说起来,都已经是平安夜了,没想到我们这一次分开了这么长时间。”


“看来你也不是非要天天和我一起啊……”


“不行不行,亚瑟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他立马打断了他的话。“怎么样,在伦敦还好吗?”


“谁告诉你我在伦敦的。”


“你不在伦敦还能……唉?”


“我想我快找到你了,”他说,“或者说,我离你不远。”


听到这里阿尔弗雷德立马挂掉了电话然后向四周望去,直到一个还拿着手机在微笑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就快速向那人跑去。


对方似乎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自己抱起来然后原地转了个圈。旁边的路人一脸诧异的看着这对小情侣。


注意到情况的亚瑟忙推开了这个扑在自己身上的人,低声叫道:“阿尔弗雷德!”


“亚蒂你是不是玩得特别开心,居然不告诉我。”


在亚瑟看到他因这个而阴下去的表情时再一次笑了出来,“好啦,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谁知道你给我打电话的,我就顺便告诉你了。”


阿尔弗雷德拉着他离开了那个再不走就要被围成一圈街角。他紧紧地握着亚瑟的手,好像怕他被人群淹没一样。


不过还没等他们回到公寓,这个性情大发的金毛犬便把亚瑟堵在楼道的墙上,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吻着他有些发凉的嘴唇,给他来了个“激烈”的圣诞礼物。


在对方好不容易放开他后,亚瑟有些不愿直视对方那双蓝天般的眼睛,做出了个“面壁”的样子,阿尔弗雷德见之一笑,又搂住他说:“亚蒂还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


-


当他还是个小孩子时,随同父母来到了大西洋另一端的那片大陆上。


第一次看到他在这个地方的家,他就收到了意外的感受。


与不列颠不同的气候,这里温暖,可以经常看到金灿灿的太阳。亚瑟怕冷,但现在就算是在冬天,也会在对清朗而柔和的天气的期待中渡过。


在这同时,亚瑟也对他们所住的地方产生了好奇心,就像是几百年前发现新大陆的人一样。


一次他想着要到不远处的森林里看看。原本是抱着说不定那里会有pixie的心理去的,没想到却在那里发现了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


“痛死hero了,”他有些夸张的扶着胳膊,“嘿,绿眼睛的那个人,你不打算来帮帮我吗?”


原本想问问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受伤的,可听到这样没礼貌的话,他走过去对他说:“我觉得吧,如果是hero应该不用让人帮的,对吗小鬼?”


然后他就和亚瑟展开了一场有关“hero到底需不需要帮忙”的辩论,尽管亚瑟最后还是坚持他“绅士风度”的原则搞明白了他是如何把自己的胳膊弄伤的并把他送回了家。


这就是亚瑟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在俄亥俄州的一个乡村旁。


后来他们逐渐成了朋友。


亚瑟在英/国见惯了哥特式建筑,对这里的一些乡村木屋、草地和湖泊有着特别的爱好。或许是因为从小生活在这里,阿尔并没有特别在意周围的景物,但他也会和亚瑟一起在田野和湖边散步,告诉他一些有趣的现象或是和他讨论森林公园里的哪种鸟儿最漂亮。


后来他们都开始因学业而忙碌,能够一起玩的机会变少了。在过了一段时间后才见到后,阿尔弗雷德猛地抱住亚瑟好长时间不松手,导致亚瑟在那一瞬间直接坐到了地上。


“松手啊笨蛋,你压到我的书包了。”


“让我再抱一会,亚蒂。”


阿尔弗雷德至今仍然记得他转到和亚瑟同一所中学时亚瑟的那个表情,是那种很高兴却在担心着什么的样子。


乡镇附近就那么几所中学,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这是他给亚瑟解释的原因,尽管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告诉他这句话的后半句。


“亚瑟。”


“怎么了吗?”他躺在草地上,沾在上面的露珠让人感觉有些冰凉。


照在脸上的早晨的阳光被阿尔弗雷德挡住,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他。


“干嘛啊。”亚瑟觉得他们现在的姿势有些微妙。


“亚瑟,我给你说,我想谈恋爱。”


他一愣,然后笑着说:“你才多大啊,是被学校里那些学生刺激的了吗。”


“十五岁。”他很认真地回答。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在阿尔的眼睛里明白了什么。


“你在闹着玩吗?你知道有什么样的女孩适合你吗?”他用胳膊撑着地坐了起来。


阿尔迟疑了一下,把他拉过来,托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亚瑟心里直叫上帝。一把推开他然后背过身去,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阿尔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从后面抱住他,金色的头发蹭着他白皙的脖颈。“不知道,因为我喜欢的人不是女孩子。但我会为我的爱负责。”他说道。


就像第一次来到这里就喜欢上这里的风景一样,亚瑟第一次见到阿尔就喜欢上这个拥有活力且可爱的男孩子。从那种普通的喜欢演变成发自内心的爱情。


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对于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是他不敢想像的,他只希望这不是梦,这都是真正存在的。现在他听到阿尔弗雷德这样的话,欣喜不免在脸上表现出来。


那并不是什么海誓山盟,只是普通的一个承诺。


“别哭啊亚瑟,你是不是生气了?”阿尔弗雷德有些不知所措,侧过身去帮他把眼泪拭去。


亚瑟摇了摇头,对他微笑。


田野里的风依旧自由而柔和地走遍大地,周围时不时有着小昆虫的窸窣之声,较远处的湖面泛着白光。这就如同名家画的一幅油画。


两个少年相拥在一起,你会看到他们其中一个的眼睛能遮拦天空,另一个能包涵森林。


-


在刚刚走到门口时,亚瑟就被阿尔弗雷德又推挤着又出去。

“干嘛,不让我进啊,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hero是那样的人吗!”


“量你也不敢。”


“里面真的很小,而且我是不想让你看到那种环境,省的你又说我不会打扫房间什么的。”


“我觉得我在伦敦住的地方也没有多大。”他说着又被阿尔拉着向更上面走去。


推开一扇厚重的门,他们走到了天台上。与那些摩天高楼相比,这栋公寓楼连它们的一半也不到。


夜晚已经向最深处蔓延。周围很安静。


“你说我们在这里真的好吗,阿尔。”


“怎么不行,旁边又没有什么人。”


“不,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你在在纽约这里,而我在大学毕业后却去了伦敦。”


“这也倒是挺让人苦恼的事,那亚瑟你也来这边吧,”阿尔说,“虽然我是真的不喜欢异地恋,不过亚瑟你若是真的想留在那里我也支持你,当然了,我们都回去也可以啊。”


“回去……守着那么一片不大不小的农庄,总觉得是到了老年才会做的事吧,你想那么做吗?”

怕他觉得冷,阿尔把外套脱下来给亚瑟穿上。“比起城市,我更喜欢那里,没有什么压力,其实也不一定要一直在那里啊,我们可以去旅游,美/利/坚和不/列/颠有那么多让人称赞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拍着他的肩膀,“我觉得只有俄亥俄州才能成为我们的家,为此hero肯定会好好工作。”


什么时候,他也变得成熟起来了。现在在亚瑟心里的有欣慰,也有感动。


空气中依旧充盈着节日的气息,抬眼望去,夜空中的几颗星星闪烁着光。


那些过往的回忆,都一一在此时呈现在脑海里。


温馨,和蔼,却不失激情。


亚瑟忍不住再一次拥抱他。


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在我身旁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①


-


他们曾经在俄亥俄乡村蓝绿色的湖边打闹,在柔软的草地上聊天,在学校的走道里吵架,在伦敦塔桥旁牵着彼此的手,在纽约繁华的灯光下相拥。步伐不会停留,不论是阳光明媚的佛罗里达,还是阴雨绵绵的加迪夫,他们的足迹遍布这两个国家的各个角落。


后来他们回到了那片田野,在那里感受着生活的美好。在春夏秋冬的四季轮回中,自然建造了一个属于他们的世界。


END.
2015.12.25.


①: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在我身旁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夏洛蒂•勃朗特《简•爱》

---------------

一篇的小短文,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完全就是在洒糖。祝大家圣诞节快乐,顺便提前元旦快乐。
明年还要继续爱米英!_(:з」∠)_



评论
热度(19)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