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My Brightness

APH|非国设
自存用


Preface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突然起床看到了他,恐怕永远也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病?也就不会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7月1日

我看见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心中似乎有着难以排遣的烦恼,在这夜晚中,他并没有开灯,眼睛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显得空洞无神。

“亚瑟?”在我站在他旁边很久之后他还是没有注意到我,我便叫了他:“你在干什么?”

突然的声音让他好像很惊讶,可也是一瞬间的,之后又恢复了原先那个样子。“没事。”

我正打算把灯打开,但他阻止了我这么做。“我没事。”他重复回答。

我有些好奇,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一段时间后他意识到我还没有走便说:“去睡觉吧。”

确实已经很晚了,我知道自己不能睡太晚,亚瑟或许只是有些失眠吧,说不定明天就没事了。“那我去睡觉了,晚安。”


7月2日

今天天气似乎不错。

一大早起来我就看到他已经在厨房里了,在做早饭。

很快的打理之后我准备出门。

“亚瑟,我就不吃饭了,先出门了。”

我没听清楚他说了句什么,只是先回道:“有事我回来再说。”


我在学校门口等待。今天并不是要上学,已经七月了。

艾米莉喝着杯可乐向我走过来,没等我说她便把可乐很快喝完扔到了垃圾桶。“怎么了,琼斯大小姐?”我们开始向我们平时去的公园走去,“有什么烦心事吗?非要让我出来。”

“罗莎,你说到三年级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变得很忙。”

“唉?不像你啊,现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想着暑假怎么玩吗?”我说,“不过到时候忙也是正常的。”我把她拉到长椅旁坐下。

“是啊,”她望了望天:“罗莎。”

“怎么。”

“你以后来美/国好吗?”

“怎么突然这么说……唉……”她突然抱住我。

“我也不想走,可我要回去了。”

“回去是指……”我也有些愣神。

“离开英/国,离开伦/敦。”她抱我抱得紧紧的:“我要回去上了。”

艾米莉是我在伦/敦上高中时的唯一一个朋友,两年多她带给我的快乐是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现在我们也要分开了,说不难过有些违心,但此时我的想法万不能说出来,不然我相信自己会比她还要难过。在想了一番后,我还是用尽量乐观的语气说道:“那没办法喽。”

艾米莉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微妙。

“你家本来就在那里啊,回去也对,不过你刚刚说的让我去美/国,你真有那么需要我?”

“当然啦。”似乎猜的到我说的什么,她很快回答道:“我走了万一有人欺负你怎么办。”

好吧,我真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那你还打算让我给你打越洋电话吗?我的heroine?”

我们笑了起来,气氛有些缓和。“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

“不用了,”她说:“你一来我恐怕真的走不了。”

“那你还打算悄无声息的就走了!”我装作生气的样子。

“不会不会,我到时候很早就要去希斯罗,上飞机前会给你打电话。”

我点了个头。

“走啦走啦,”她站起来向我伸出手:“今天本来就是叫你出来玩的。”

“是,”我说:“反正今天我们还在一起。”

夏日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那抹明艳似乎可以把所有黑夜照亮。

-


“亚瑟?”

“嗯?”

“我叫你你怎么不回答啊,没事吧。”我说。

“没有。”

他好像很不精神,像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你很不舒服啊好像,是生病了吗?”

没等我说完,他就站起来走回了房间。

对于这样奇怪的亚瑟,我不是很少见,而是根本没有见过啊。

亚瑟.柯克兰,是我的哥哥。虽然以前在苏/格/兰从没见过他,可妈妈告诉我应该这么叫,而且他也只有23岁,叫哥哥也对啊。我来到伦敦上高中就是和他住在一起,亚瑟他是一个很温柔和蔼的人,两年我们相处的很融洽。

他怎么了也不告诉我,作为妹妹再担心我也只能自己猜。

是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利吗?不对啊,他最近在休假啊,那是什么?

我发现自己想完全没有头绪。

快晚上了,我有些饿,打算去做些吃的,亚瑟看起来不舒服就由我来做饭好了。

我开始做沙拉,顺便想着刚刚的事。窗外开始刮一些风,可稍微有些闷热。

不会是不喜欢夏天吧。我想起来亚瑟他在去年的时候也是在七月这个时候休假的,那个时候他干了什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吗?我想了很久也没想起去年七月关于他的记忆,直至后来我记起他那时出去旅游了,我拍了拍我的额头,真是没用。

我把做好的沙拉放在桌子上,推开亚瑟的门,我看见他正看着电脑,见我进来有些紧张的把电脑关了,尽管我戴着眼镜已经很清楚的看见屏幕上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打扰你,我做了些沙拉,还是吃点东西吧。”他这才和我出来。

外面风声变得大了。


7月3日

没有洒下来的月光,没有属于夏季的热度。在这没有尽头的黑夜中,雨肆无忌惮的覆盖了整个伦/敦。

世界黑暗得已经只能凭听觉才能了解外面的样子。

雨滴重重的拍打在窗户上,顺着滑下来,都堆积在窗沿里。

我把泡好的一杯热红茶递给站在窗前的他:“亚瑟,我洗耳恭听。”

“我爱他。”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话。


外面黑,里面也黑。

他想把自己包围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想把自己隐藏起来,隔绝一切一般。

我又看见,他坐在那里,没有开灯。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亚瑟,可我想帮你,你如果有不舒服的话,告诉我好吗?”我说,“是因为那个人吗?”

对,那个人,我在亚瑟电脑上看见的那个金发男孩,我想应该和他有关。

他点头。

这让我很高兴,他愿意说了?

“不管是什么,我想说出来你自己也会舒服一些,我也愿意听你说,亚瑟,关于你和那个……”

“阿尔弗雷德。”

“对,和他。”

我想象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事,因为亚瑟抬起头看我的时候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可祖母绿色的眼睛中含有着泛着光的液体。我看清楚了,那是泪。

亚瑟那么稳重的人,也会因为想到一个人而垂泪。他们之间究竟有过什么样的事?

“阿尔弗雷德·琼斯,我十八岁的时候认识的他,那时我刚上大学,他住在一间公寓里,因为学校的原因,我只在周末和他在一起,他是美/国人,来英/国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只是在他来这里没多久,在美/国的家人就传出了噩耗…我一开始也是想帮帮他,你可能听说过,我和柯克兰家的人关系不好,从小就挺孤单的,后来我见到阿尔,发现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啊,那种快乐是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罗莎你明白吗?”

自己无法想象的快乐。是啊。

我点头。

“所以后来他回美/国去再没有和我联系,是让我恐惧的,那几天过的真是痛苦,以后的七月,就是那年他离开的时候的那几天,我难受,睡不着,严重的时候吐过血,几乎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天哪,亚瑟,你没有去看看医生吗?”

“如果医生能帮我,我的‘病’早就好了。”

我无话可说,因为我不懂了,无法真正体会到。

“如果记忆在我这里可以有远去直至荒废的那一天就好了。”


他虽然没有给我讲他们之间的种种经过,但是仅此几句描述我就能从他的话里感受到难以承受的痛苦。


“你爱他,他知道吗?”我忍不住问。

“知道。”

我有些奇怪,知道,那亚瑟怎么……看着他心力憔悴我也很难过。

他一直望着窗外,手指挨在被雨水冲刷的如冰一般的玻璃上。“真再也见不到了的话,哪怕忘了就好。”

为什么有些奇怪呢,他说的话。

“亚瑟你不会……”

“罗莎,”他说:“虽然不想打断你,但你还是去睡觉吧,陪我一起这样对你身体不好。”

他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继续的雨。我给他关门时听到他说:“这种事情啊,如果自己想明白了,也只是一段记忆的事,自己的心澄清了,就没有什么好麻烦的了。”


虽然隔着一道墙,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还没睡。事实上我也因此快睡不着了。虽然一年他只有这么几天会生这样的病,但一直都无法好会非常痛苦吧,想帮他却无从下手。不过看起来亚瑟是比前一天好多了,是因为看到了阿尔弗雷德的照片吗?哦,我又在胡思乱想,关照片什么事,我真是急到疯了。

我坐起来打开门,走到亚瑟房间门口看他怎么样了。可是他并不在。

整个屋子里黑的只剩下一点光,在书房那里,我尽量不弄出声音的把门推开了一点,他没有注意到我,眼睛盯着那唯一的亮光——电脑屏幕。

鬼知道那上面是什么。

我又回去把眼镜摸了出来再看。

上面是一个聊天模板,显示着对方的话,现在还在一条条的显示着。

---------------------------

……

亚瑟,你别不理我。

没告诉你我是谁之前,你都还是回复我信息的。

说句话好吗?

对不起亚瑟。

……(在这途中隔了一段时间)

我知道了,现在英/国是凌晨三点,我把时差忘了,所以亚瑟你肯定是不会回我的,而且就算是美/国时间你也肯定已经睡觉了,怎么还会看电脑。

---------------------------

不要告诉我他是阿尔弗雷德。

在刚看到这些消息时我的第一反映就是这,在美/国啊,能是谁。

而且在最后一条发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亚瑟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然后把头埋进了胳膊里。

接下来电脑上没有再显示消息,而是近乎神经质的显示着视频聊天提醒。

一次又一次。

亚瑟也只是看着。

在最后,他发来说:趁亚瑟你不在,我让你知道我到底有多急着想和你说话,所以如果明天早上你醒了的时候看到这个,一定会大吃一惊。

又是一个显示。

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我看见亚瑟接通了。可他自己好像比我还吃惊,慌里慌张的拿什么东西就把镜头的地方挡住。

可明显只有电脑屏幕的一点光就算不那么做对方也什么都看不见。

影像传过来后我确认了我的想法,那就是阿尔弗雷德,和照片不一样,看起来大一些还带了个眼镜。

“Arthur!Arthur!”亚瑟把声音关了,但我看得出来他在叫亚瑟,一脸茫然。

以他的样子连电脑都想砸了。

我就这么看着屏幕上的阿尔弗雷德无声的叫着,过了一会,他似乎也明白亚瑟没有想和他说话的意思。

视频结束。取而代之的是一大段文字。

可亚瑟没有阅读。


7月4日

“昨天晚上还好吗?”我早上起来后,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他。

“嗯。”他开始吃早饭。

看起来已经好多了,今天过后就算事情没有解决亚瑟也会恢复正常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这种病能彻底离开亚瑟。昨天晚上之后的事情我没有再了解到,但又不知道怎么问亚瑟。

“罗莎,我给你说个事。”

“怎么了?”

“那个,就是,我在网上联系到他了。”

“联系到……谁……他?阿尔弗雷德?”

“嗯。”他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帐号的,反正我也不太清楚啊。”

“唉呀,那然后呢?”我问。

这时候突然响起了交响乐的声音。

我和亚瑟都敏感的站了起来,“是谁的电话?”

“我的我的。”我反应过来。


“喂?”

“罗莎。”

“艾,艾米莉。”我说。

“怎么不接电话。”

“你给我打电话了?什么时候?”最近这两天我都忘了这事了。

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我才走你就忘了我啊。”

“走?停,你现在在哪?”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我说:“你,已经到了那里啊。”

“嗯。”她说:“昨天上午其实就到了,因为昨天晚上有暴雨,所以就改了航班。”

我看了看外面,雨已经小多了,“没能去送你啊。”我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尽管她看不到。

“本来也没让你送,可是我可是担心你呢,怎么不接电话。”

“真没想到。”

“怎么没想到,我喜欢你担心你有错吗?”

“你说了什么啊笨蛋!”我觉得自己估计要脸红了。

她也没说什么,“那就这样,等我安顿下来再联系你哦拜拜。”

什么啊!

我把手机扔到一边。

等我打完电话从房间出来,亚瑟已经吃完早饭了,我也很快解决完那块司康饼,打算和他继续刚才的谈话。

“亚瑟,唉?”我看见亚瑟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金色的碎发垂到疲惫的脸上。

睡着了么。终于。


虽然是夏天,但昨天的雨还是带来了不少寒意,我给他盖上一条很薄的毛巾毯,然后在好奇心和关切心的共同驱使下到书房打开了电脑。

---------------------------

不知道亚瑟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真的是因为我吗?为什么这个时间还不睡觉啊,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是真的错了,再向你说一遍对不起,我不该告诉你就离开,明明知道当时你一定会难过,可当时太多事情真的把我头都要冲昏了,原谅我。我很想见你,当面和你解释,就是七月四日了,你一定知道那是什么日子。我想回到以前那样,就算过了这么久,可是我依然爱你,Iggy。

---------------------------

所有的重点,落在最后一句话上。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我永远不会理解,他们的事,最终还是要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最终发现,我只是了解了一部分,也帮不了他,还好的是,阿尔弗雷德会来帮他治“七月病”了,或许这是正确的办法,但是对他来说也是唯一的办法。

我看着他,又看看外面。


雨停 天晴


“你好。”我说。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不对,hero认识你吗?这是亚瑟家吗?”

hero?这是所有美/国人的自称吗?

“嗯,你是阿尔弗雷德吧。”

他开始有些紧张,“你是谁?”

“别误会,我是罗莎·柯克兰,亚瑟是我哥哥。”

“那你怎么认识我?”

你就不要管了啊!

“亚瑟他不在家,马上回来。”

“出去做什么了?”

我先把他迎进屋让他坐下,毕竟他从大西洋对面越洋而来看起来倍受旅途劳累。“亚瑟他说自己在家里好几天都没出去,想出去透透气。我和你说,他可是近乎3天都没睡觉,可是今天上午不知道是听谁说了什么就睡着了呢。”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会这样。”预料到的低沉。

“你和我说干嘛呀,”我说:“你真的也喜欢他吗?”

“那是爱。”

“这就行啦!”我对他笑。说实话,我听到他那样坚定的语气时就满心的替亚瑟高兴。

“叩叩”,过了一会,敲门声传来。

“是亚瑟,”我说:“你去开门吧。”我以一个局外人的姿态转身跑上楼。

进自己房间后我把窗帘全部拉开,看见窗户外都是亮的,像有人专门从天上洒下金粉一样。


盛夏已经来临,伦敦不再有雨。

无论身在何处,纽约照耀此地。

------------------------------------

“亚瑟。”他一见到他就将他揽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

亚瑟没有说话,因为没有言语可以表达,他只是回抱住他,那抹他所期盼已久的阳光,就是他七月病的源头,而没有他,所经历的将会是永久的痛,成为死局,绕不开,躲不掉。

眼睛里虽然还有泪在打转,但绝对不会流出来。

而他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安心。再多的事,不是他离开伤害他的理由;再远的距离,不会成为他们之间的阻隔。真正的圆满,才不会留下遗憾。

罗莎.柯克兰在她的房间里,坐在电脑前浏览着互联网上的信息,一会儿聊天软件发来消息。

艾米莉发来一张照片和一句话:罗莎,这是我家哦,有没有想heroine~XD照片上是坐在飘窗上摆着剪刀手的艾米莉,美/国正午的阳光从窗外打进来。

罗莎笑着看着屏幕,打出一行字。

才没有想你,笨蛋。

END.


2015.07.04

Happy Birthday to America.




评论
热度(13)
© 青藤杭爻|Powered by LOFTER